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编辑推荐 > 正文

黄文炜:东京王如何当市长

2010年10月22日00:05南方网黄文炜我要评论(0)
字号:T|T

黄文炜 旅日媒体人

提起石原慎太郎,人们脑中可能很自然地冒出这样的词汇:日本右翼。这是一个难以撕去的标签,其实石原慎太郎的身份首先是政治家、政府官员,而且他还是个颇有才能的作家。从1999年开始,石原已经连续三次当选东京都知事,而且每次都是创纪录的高票。东京都知事,这个职务就相当于北京市长,而就占全日1/5的人口与经济规模而言,东京于日本的重要性更甚于北京之于中国。

我曾经告诉国内媒体的朋友:其实石原慎太郎是个挺称职的官员,作为东京都的居民,要我选知事的话,我愿意投石原慎太郎一票。中国的市长们如果都能像石原慎太郎一样当市长,相信中国的城市建设会有更大的进步,老百姓会更加安居乐业。

石原慎太郎怎样当知事?

在担任东京都知事之前,石原慎太郎就已经担任过政府内阁成员,已经有相当的知名度。1976年,年仅44岁的石原就担任了福田内阁的环境厅长官,55岁时担任了竹下内阁的运输大臣。

与普通日本人温吞、谨小慎微的性格不同,石原慎太郎个性豪放,直言不讳、口无遮拦,这让他赢得了相当多的粉丝,当然因祸从口出,也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

1999年,石原出马竞选知事时,自我介绍颇为张扬:“我是石原裕次郎的哥哥,我要代表都民和国民进行一场革命。”石原慎太郎的弟弟石原裕次郎是早年故去的日本国民心中永远的偶像,打弟弟的招牌有助于人们对他增加好感。另外,在日本,除了石原慎太郎,恐怕没有第二个人敢说“我代表国民”。可以说,他的发言一下子抓住了人心。他以超过对手80万张选票的压倒性胜利当选知事。从此不管是政界还是民间,都有“管理东京都,非石原慎太郎不可”的声音。

当选不久,他又放言,“都知事不当两届的话无法完成让人满足的工作”,现在当了三届他看起来还是干劲十足,不曾满足过。

在第一个任期内,石原提出了“从东京改变日本”的口号,他实施了很多利民、领全国风气之先的政策,如限制大型货车的运行,限制排放汽车尾气,设定保育所的达标制度,创设了一年365天24小时救急医疗设施,实施综合防灾训练,设立债券市场等。

石原慎太郎在街头演讲时,时常引用日本思想家福泽谕吉的话:“立国需要个人精神,没有独立之心,就无法深切地为国家着想。”这也是石原慎太郎的施政理念,对于国家的事,每个人都要有“我来做”的气概,每个日本人如果没有独立之心,国家就无法进步。正是抱着这样的理念,石原不断进行特立独行的改革。

2003年,石原以超过第一次当选知事近一倍的308万高票再次当选东京都知事,创下了历史纪录。石原的执政得人心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他认为首先要为民着想,只要对百姓有利的政策,哪怕对中央政府说“不”,也得顶风实行。

作为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每年还要在都议会上发表四、五次施政演说,内容多谈东京的形势和大政方针,很多时候也延伸到全国的形势发展。

知事的每月公款消费项目比如交际费等都在网站上公开,每次出差海外也都在网站上公布,包括出差目的、日程、随行人员,用了多少钱,取得哪些成果都告知民众。石原慎太郎很经常深入基层,身穿工作服,头戴安全帽的形象也经常出现在电视上。有时他会乘直升机视察东京边远地区和外地,有人批评他奢侈,他则反驳说,这是讲效率,再说在飞机上,才能看得全面。

当东京都的财政面临困难时,他带头给自己减少了10%的工资。在城市建设方面,他是大刀阔斧的,热衷于在海边扩展大型工程,把陆地向海延伸。他创办东京地方的银行和大学,这些措施都走在全国的前面。

相对于世界上其他大都市,东京安全系数较高,这与石原慎太郎重视治安管理、善于打击犯罪有关。著名的东京新宿歌舞伎町过去曾经治安比较乱,违法营业的店较多,经石原亲自整顿后秩序井然,犯罪行为大大减少。

在外界眼中,石原慎太郎是很排外的,他确实不时批评在日本的外国人不守规矩,扰乱日本的秩序,但是对于外国人移民日本,他又是十分赞成的。他认为,日本应该多接受亚洲各国通过有秩序的移民政策而来的移民。但他对于赋予住在日本的外国人参政权是坚决反对的。他曾经把中国蔑称为“支那”,遇中方抗议之后,他竟然做如此辩解:我的中国人朋友告诉我,中国的新浪网的“新浪”跟“支那”的罗马字读音是一样的。

亲民的石原慎太郎

在东京都的网页上的显著位置有“知事的房间”这个栏目,从这里可以了解知事的工作情形,包括施政方针、记者会见、深入基层、媒体采访以及出差何处和花了多少钱等。上头自然有石原慎太郎的视频,他总是不停地眨巴着眼睛亲切地对东京都民侃侃而谈,每月至少要谈心一次,9月份他谈的主题是灾害对策和群众性体育活动的重要性。他提醒东京人时刻提防地震灾害的侵袭,在灾害到来时,要做到能自助、共助以及接受公助。

每个星期五,石原都要举行记者会,回答记者们提出的有关东京都政的各种问题,这些内容都会在网站上公开。对付记者,石原十分老道。有时候遇上刁钻、不靠谱的提问,石原会毫不客气地顶回去:“你问跟东京都毫无关系的问题,这样是不行的。”但是记者们还是喜欢“越轨”问石原对一些国家大政方针的看法,石原高兴起来还是可以有问有答,知无不言的。有时候在记者会见的结尾,石原有意放松自己,不乏妙语连珠、颇有情趣的问答,比如9月3日的记者见面会的最后,有记者问到:今年东京的夏天特别热,很多老人中暑了……石原马上接过话茬说:是啊,我也中暑了……记者再问:知事您是如何度过这个炎热的夏天的呢?石原答道:“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失落的夏天。我到朋友家豪华的游泳池里游泳,回家后喝了一杯啤酒,躺在阳台上睡着了,结果得了感冒,夏天的感冒老是治不好,现在总算摆脱了感冒的后遗症,恢复了大半,但是就变成失落的夏天了。我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不喜欢太阳的季节了。”这个“太阳的季节”是石原在大学时代一鸣惊人获得芥川文学奖的书名。

石原慎太郎当选东京都知事不久,提出了一个“心的东京革命”的理念,2004年,东京申办残疾人奥运会之际,“心的东京革命”被推到了高潮。这一理念,实际上是一场社会运动,提倡互相关爱,发动志愿者为需要帮助的人服务,从东京向全国以至向世界扩展。

石原曾感叹东京的人际关系淡漠,石原曾经和“心的东京革命”推进协议会会长多湖辉谈到:“假日牵着狗去散步,遇到他人也牵着狗去散步,两只狗互相叫起来了,狗的主人才开始打个招呼,为什么非要等狗互相打招呼之后人才能互相表达善意呢,我为此感到伤感,人看起来还不如狗纯真。”他还说相当怀念从前邻里之间可以互相借调味品的年代,人与人的关系是那样的热乎。

石原慎太郎还有自己的一套教育理论,他时常对学校教育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博爱和献身侍奉是人类最高的美德,因此小孩们首先要尊敬自己的竞争者,养成能够感受友情的心态。在学校里的学习和体育活动中,小孩们容易把自己的竞争者当成敌人,不能恨对手而要对对手充满友情之心,这样才能快乐地竞争。这样的事父母有机会要说给孩子听,他提倡在中小学校进行道德教育。

石原慎太郎重视学校教育改革,在他担任知事之前,东京都所属高中的学生考入名牌大学的比例并不高。2001年,他主导在东京都创设了升学指导重点校制度,也就是相当于中国的重点高中,之后重点高中逐年增多,教学质量不断跟上,考上东京大学等名牌大学的公立高中生明显增多。原先在日本人的印象里,公立学校教学质量比不上私立学校,东京都经过改革,不亚于私立校的公立高中越来越多。公立学校的学费远低于私立校,公立学校的教学质量提高后,大受学生和家长的欢迎,升学可选择的余地就更大了。为此东京都民都感激石原知事的教育改革。

近年由于日本经济不景气,与全国其他地区一样东京的失业人口也在增多,石原慎太郎为此设立了东京工作中心,不仅给年轻人介绍工作,也给老年人提供就业机会,目标是一年帮助一万人找到再就业。

不折不扣的爱国者

石原慎太郎是个颇有韬略的政治家。他过去时常对中国口出恶言,这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但是为了日本的利益,他也能够“放下身段”向中国示好,北京奥运之前两三年,他就不时递透露希望访问北京参加奥运开幕式的愿望,他当然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当时东京正申办2016年奥运会,他需要得到北京的支持。

石原慎太郎每月为《产经新闻》撰写一篇专栏文章,专栏的名称就叫“日本啊”,这一专栏里他尽显“忧国忧民”之心,如他关注过“冲之鸟岛的战略意义”,“日本近未来的危机”,“十年后的东京”等,石原曾经在冲之鸟岛上俯身亲吻土地,爱国者形象让日本人动容。日本的少子化很严重,石原信誓旦旦地说:就算日本的人口在减少,我也要想办法让东京都的人口增加。

石原写过一本叫做《日本可以说“不”》的书,他在日本人中留下了敢于为日本说话,在国际上维护日本利益的印象。前些年,石原的粉丝们甚至要拥戴他当日本首相,在日本的政治家里,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石原那样爱日本又对外强硬的人了。在日本,还有人专门下功夫研究石原慎太郎,出了书叫《石原慎太郎入门》,反对他的人也成立了“石原慎太郎研究会”,列举石原的言论加以批判。

多才多艺的石原慎太郎

石原慎太郎不仅是作家,还是个画家,他的画的漫画也是有模有样的。他看起来情趣高雅,爱好帆船、喜欢海,和海的渊源很深,中学时代就驾船航海。年轻时他在海边拍了不少照片,出版多本以海为故事背景的书,他的有关海的箴言警句颇多。石原慎太郎曾经获得日本海洋文学大奖的特别奖。他不仅在日本海活动,还到世界各地去看海。

除了文学和海,他的兴趣还有网球、有氧潜水等。由于石原在文学上的卓越成就,他从1995年起,一直担任日本最高文学奖——芥川文学奖的评委。

有趣的是,石原亲自选拔的搭档、2007年开始担任副知事猪濑直树也是个作家,两人颇有共同语言,石原甚至在公开场合称,猪濑是接自己班的合适人选。石原慎太郎本届知事任期将到2011年春天结束。卸下知事的重任后,石原将做些什么呢?也许将专心于作家的本职,特别是有可能投身他以往所热衷的电影创作,他曾说想当电影导演;也许他将从事儿童教育;也许他会利用知事任期内编织的国际关系网将往来于各国,充当友好使者,当然要为日本争取各种利益。不知道以后北京是否会欢迎石原慎太郎?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