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制救市冲动不仅是个地产问题

红网 [微博] 邓海建2014-05-06 07:49
0

邓海建

山西海鑫钢铁集团停产近50天,复产日期一拖再拖。而日复一日的复产和高标准的重启费用,让员工对海鑫钢铁逐渐失去耐心。无奈之下,运城市政府召集几乎所有相关职能部门及金融机构,由常务副市长亲自挂帅,赴海鑫集团现场办公。传言闻喜县政府更拿出3000万“维稳资金”帮助海鑫集团给员工发工资。(5月5日《华夏时报》)

这是很悖谬的一种现象:无关地方利益,就“市场做决定”;一旦利益有关,就“市长做决定”。至于“有形手”与“无形手”究竟是不是好基友,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眼下的账面与大局。于是,很难想象的一些定论,就在行政主导的研究会上产生,譬如“海鑫集团是山西最大民营钢铁企业、运城最大民营企业,为运城市经济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并认为海鑫在生产经营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是暂时的。”

按理说,政企分家这么多年,只要权力没有“捞过界”,企业是死是活,何至于如此心有戚戚呢?有些细节,令人恍惚以为地方部门俨然已走火入魔:譬如今年4月中旬,海鑫集团的员工终于拿到了2013年12月的工资。据海鑫集团内部人士透露,这批员工工资并非海鑫集团所发放,而是来自于闻喜县政府。据透露,这笔数量大约为3000万的资金,来自县政府的“维稳资金”。又譬如据《运城日报》4月21日报道,运城市委副书记陈振亮在一次调研工业经济运行情况时提出了“四不能”的要求,即“发展不能止步,政府不能推责,企业不能停产,银行不能抽贷”。两者之间,是怎样的逻辑关系,一目了然。

当然,地方部门也不容易,经济“负重调整”,犹如坐在火山口,一边是即期财政账单,一边是社会维稳压力,哪个都是硬杠杠,哪个都不是好收场的戏。这种时候,只要能不被究责、不至于承担看得见的风险,饮鸩止渴恐怕都会毫不犹豫。问题是,冲动与行动之间,制度的防火墙怎么忽然不见?一来,地方部门有什么权力慷财政之慨去拯救企业?预算制度在哪里、财政支出程序在哪里、审计监管在哪里?二来,即便企业与地方部门眉目传情已久,银行何苦被绑上“战车”?基于贷款风险而抽贷,为什么被地方政府斥之以“不能”?商业金融机构蹚浑水的苦衷,背后昭示了几重宏观经济之潜规则?

当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失去了政策扶植和银行贷款时,企业势必面临经营困境。转型也好,调整也罢,阵痛是难免的事情。地方部门要做的,最好是兜底保障工作,顺势而为,而不是强势插手。正如当地业内人士所言,“若动用行政手段让海鑫的贷款超过市场规律的警戒线,或将让海鑫集团陷入更危险的境地。”泡沫再大,终将幻灭,不过,成本最后谁来承担呢?

这段时间以来,与钢铁等资源企业一样被救市的,是热闹的房地产市场。无锡宣布从5月1日起,该市购房入户的门槛从70平方米降至60平方米;杭州萧山区则通过下调土地竞买金,以减轻开发商资金成本压力;郑州市房管局也表示,在国家政策允许的情况下,未来可能对购房政策适时调整……不少人担心地方部门的“小动作”会逆转开发商“以价跑量”的预期。不过,今非昔比了,货币政策与库存压力摆在那里,救来救去,恐怕终非千手观音。

少数不谙经济的权力非要插手微观市场,这背后除了“财大气粗”的决策惯性使然,谁说不是权力无限大的冲动在作祟?眼下的问题是,克制权力冲救市冲动的制度设计去哪儿了?

【更多新闻解读,微信添加公众账号“今日话题”收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yajuan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