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让见义勇为者“好人有好报”

董聚山 时评作者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见义勇为这种事儿得到人大代表的特别关注。这是因为在审议通过的民法总则草案中有关于鼓励见义勇为的条款。民法总则是民法典的开篇之作,在民法典中起统领作用,可谓民事法律体系中的“小宪法”,也被称作“中国版好人法”。

代表们之所以关注“见义勇为”,其焦点在于:见义勇为致受助人受损,是否要担责?见义勇为者反遭污陷和讹诈,谁来为其“护身”?这并非没有先例。有这样一则新闻报道:男子易某发现一个小男孩跌落池塘,虽然他水性不好,但凭着他的本能反应,还是纵身跃入水中,将小孩救了上来,自己却险些遇难。可是,待浑身瘫软的他被旁人拖上岸后,被救的小孩及家长已不知去向。

还有更让人心酸的事儿,比如说,近几年发生的那些“扶不扶”事件。据报道,在洛阳市某商店门前,一位姓顾的82岁老太摔倒了,热心的店员小刘将其扶起,不料老人一口咬定是小刘把她推倒的。警方调取监控证实老人是自己摔倒的,但老人的女儿赶到后连声“谢谢”都不说,好尴尬呀!更有甚者。广东河源一男子遇到一老者摔倒,上前搀扶并送去医院,老人却指证是他撞伤自己。双方争执不下。尽管警方称,可以确认该男子的摩托车没有发生过碰撞痕迹,但因老人家属索要几十万元赔偿,又未能查清事实真相,这位男子竟然选择了自杀,太悲催了!

正是由于一些见义勇为者反遭讹诈,上演一幕幕“农夫和蛇”的故事,让很多好心人感到不可理喻、不寒而栗,路见不平不敢“一声吼”,遇到险情也不愿伸出援助之手。浙江宁波一位中年妇女在赶公交车时摔倒在路边,造成骨折无法站立,路人见了纷纷躲开,没人敢上前搀扶,情急之下,这个女人哭喊道:“我是本地人,是我自己摔倒的!”直到20多分钟后,才有人为她拨通了120。这类事情屡屡发生,在全社会引发“扶不扶”热议,并且成为文艺创作的一个热门题材。如2014年春晚小品《扶不扶》,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地揭露和嘲讽了这一社会现象,呼唤社会正义的回归。

为了不让见义勇为者“流血又流泪”,在民法草案一审、二审稿的相关规定中,有针对性回应了见义勇为者陷入困境时的权益保障问题。不过,见义勇为行为过程中,也有可能会对受助者造成伤害,如何回应见义勇为者实施了救助却惹上官司的难题?民法草案三审稿新增规定: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除有重大过失外,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以保护见义勇为行为。然而,事情并未到此结束,今年两会间,人大代表又对民法草案四审稿进行修改,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从举证责任、是否存在重大过失等方面,对救助人特殊情况下承担责任予以严格限定,并作出相应修改。一个条款数次修改,目前的修改稿中采用了更严谨的表述,把因见义勇为造成重大过失的举证责任转移给了被救助方,体现了鼓励见义勇为的立法宗旨,有利于匡正社会风气。

说完见义勇为入法的话题,我还有话要说。十几年前自己在部队从事新闻报道时曾碰到这样一个典型事例:一名战士在外出途中,发现两名男子手持尖刀威胁一位姑娘,试图实施强暴。危急时刻,他奋不顾身冲了上去,施展拳脚功夫,很快将两名歹徒制服了,并且在热心群众的帮助下将歹徒扭送到当地派出所。他的英雄事迹很快传开了,组织上也想给他立功,但只因他安然无恙、皮毛未伤,“事迹不够壮烈”,便只对他进行了口头表扬,立功的事似乎泡汤了。当我听说这件事后,便以“战士某某勇斗歹徒皮毛未伤该不该立功”为题采写一篇报道,在报纸上发表后引起强烈反响。很多读者认为,战士勇斗歹徒皮毛未伤,总比缺胳膊少腿好吧,说明其军事素质相当过硬,更应该立功。后来,组织经重新研究决定,为这名战士记三等功。

对于民法总则中见义勇为相关内容,今年全国两会上很多人大代表都提出很好的意见,非常令人欣慰。见义勇为是奋不顾身的善行壮举,是十分可贵的高尚品格。“好人有好报”符合社会道义。如果不以法律的名义为英雄“护身”,如果不对这种英雄行为给予经济和荣誉上的奖励,势必会使见义勇为的社会价值贬值,不利于社会正气的弘扬和匡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