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教师工资能否遏止有偿补课

殷国安 时评作者

教育部近日公布了2017年上半年中小学有偿补课治理专项调研与督查情况,督查发现,有偿补课行为在一定范围内仍然存在,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存在困难。

近年来,每到暑假,教育部都要提出禁止有偿补课问题。去年7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通知,未来3个月将对中小学有偿补课和教师违规收受礼品礼金问题进行治理,特别是紧盯暑假、学生毕业、教师节及学校开学等重要节点,开展有针对性的专项治理。现在看来,专项治理并未收到理想的效果。

治理有偿补课大概已有十几年了,为什么就是刹不住?对此,有教育专家认为,过去十多年来,国家一直治理有偿补课,但一直没能彻底解决,就像“猫鼠游戏”,原因有多个方面,是各方面的利益诉求导致的,比如学生和家长希望提高分数,老师希望赚些“外快”等,还有一些教育部门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家长以为,有偿补课可以帮助孩子们考上好的学校,例如,高中阶段的补课可以帮助孩子提高高考成绩,考上好的大学。这可能也是一些地方政府对禁止补课态度并不坚决的原因。但是,如果跳出一个县市去看问题,就会发现,有偿补课对本地高考不是有功,而是有罪:高考录取是以省为单位的,一个省录取多少人是有计划的,与本省学生的高考分数水平关系不大,全省都有偿补课,大家高考分数都提高了,全省录取的分数线就提高了;全省都禁止有偿补课,也还是录取那么多人,结果是分数线反而降低了。所以,就一个省而言,是否有偿补课,高考录取的结果都一样。

有偿补课的存在,让孩子没时间休息,让家长多掏腰包,却让老师们赚了个盆满钵满。这或者也正是有偿补课难禁的原因——不少人担心“谁禁谁吃亏”,假如这个县禁止,其他县还在补课,岂不是本县孩子高考吃亏?所以,要落实教育部的禁令,归根到底是省里下决心,坚决做到“一刀切”,在全省刹住有偿补课。

除了消除学生和家长有偿补课的“动力”,另一个问题就是消除老师有偿补课的“动力”了。教育专家建议,在目前考试招生制度不变的情况下,要想改变这种情况,最根本的应该提高教师待遇,可以将公立学校的教师纳入公务员编制,目前一些国家也这样操作,以保证教师的基本权益和待遇,进行规范管理。

其实,现在不少地方已经实现了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了。比如在我的老家,一个具有中级职称的教师工资就高于科级干部的工资,但有偿补课并没有刹住。而且,少数从事有偿补课的老师的收入较高,增加工资的办法无法弥补其补课收入。我老家有个高中老师,每天上下午各上一堂2小时的课,每个班50名学生,每人每节课50元,每期补课20天,一个学生补一门课需要1000元,这名教师在20天内就能收入10万元,如果整个暑假花40天办两期,就可以收入20万元。当20天就可以挣到一年的工资收入,我们给教师增加工资能这么干吗?

如果想靠经济杠杆让教师自觉停止有偿补课简直不可行,这就好像提高医生收入就能终止医生手术收红包一样不可能。如果想靠经济手段,不妨另想主意,也许可以一剑封喉,例如省里下一道令:凡是查实县里发生有偿补课的,县教育局长一律处分;凡是查实教师进行有偿补课的,一律开除公职。只要有了这两个“一律”,有偿补课立刻可以刹住。

如果没有杀手锏,把禁止有偿补课当“流行歌曲”唱唱而已,那么有偿补课永远禁不了,结果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而且只要有一个地方、一个人“示范”补课了,其他人必然跟着学,于是形成法不责众的局面,吃亏的只能是学生家长,吃苦的只能是孩子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conner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