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老年大学招生爆满的启示

燕农 时评作者

日前,广州老年大学晓园校区招生,5000个新生学位在网络报名开启后,一小时几乎被秒光。校方分批追加数百个学位,很快又爆满。有意思的是,报名的网络IP地址大量来自省外或国外,都是在外地旅游的广州长者朋友。经过今年两次扩招,招生规模达2.1万人科的广州老年大学已经成为全国办学规模最大的老年大学之一。

在广场舞大行其道的当下,老年大学火了,既有点出乎意料,又有些意料之中。出乎意料的是,广场舞几乎席卷了城市的每个角落,风风火火,甚至不惮引发矛盾、招致周边居民的“公愤”——这让人看到了一个偏执于动起来的群像。而转过身来,偏向于静心的老年大学却又招生火爆,让人摸不透老年人到底是喜欢静还是喜欢动。如今老年大学火了,未来广场舞还会持续热下去吗?

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从深层次来看,无论是广场舞,还是老年大学,抑或是炎炎夏日中选择出游,都是老年人的内在需求。只不过某些需求是属于精神层面的,比如老年大学;某些需求则是属于身体方面的,比如通过广场舞锻炼身体。而无论是精神层面的需求,还是身体方面的需求,都可以并行不悖。这既是老年人的权利,也是人之常情。

然而,老年大学火爆了,在某种程度上势必会让广场上聚集的舞者适当减少。尤其是在广州,长者义工风生水起。今年初的一份《广州市长者义工发展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广州长者义工的数量超过了10万人,平均年龄68.3岁,去年他们参加义工服务的人均次数达到了13.26次,成为社区第二大义工群体。在老年大学里学习了某种技能,进而转化成义工服务的资本,这既是两全其美的事,也相应会减少一些老年人跳广场舞的时间。

讨论老年大学和广场舞之间未来哪个风头更劲,意义并不是很大。真正有价值的是,从老年大学的火爆招生中,应至少得出两点启示:一者,老年人的需求和年轻人一样,是丰富多彩的。他们既需要广场舞,也需要老年大学;既需要外出旅游,也需要完善的社区医疗……而社会服务的供给,最好是一个也不能少。不要以为广场舞火热,老年人就不需要老年大学了,反之亦然,扩展开来同样如此。

二者,如果说某些地段的广场舞确有扰民之忧,那么也是宜疏不宜堵。疏的方法或许有很多,其中之一即是增加老年人其它方面的服务供给。譬如通过增建老年大学和老年大学扩招,让更多的老年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如果一些老年人凭借所学技能加入到长者义工群体,变成老有所为、老有所善,进而对年轻人形成行为影响和价值导向,难道不是好事一桩吗?

老年大学招生爆满的启示,既在于我们面对老龄化社会的服务供给侧增量改革需提速,也在于从中悟出了些许应对老龄化社会问题的破解之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avierwei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