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让笑气“很好卖”了

陈小二 时评作者

国内目前对“笑气”尚缺乏有效监管,也不属于法定的新型毒品。从“笑气”的危害性来看,对其严格监管理当提上日程了。

近期,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引发关注,一位在西雅图留学的中国女孩因沉迷“笑气”,最终导致下半身重度肌无力等严重身体疾病。其实在国内,“笑气”近年来也早已悄然流行。

据钱江晚报报道,“笑气”购买渠道很容易找到,记者在一电商平台,花40元钱就轻松买到一盒内含10支的“笑气”。而“笑气”专职供货商更是表示,“很好卖,我光杭州的送货司机就三个。”

低门槛的“笑气”带来的是高危害。一旦沉迷“笑气”无法自拔,耗费大量金钱自不必说,更会摧毁人的健康。要命的是,对“笑气”上瘾导致的各类疾病,目前医学尚未有有效手段治疗;严重者,甚至会导致死亡。

法国某媒体2015年就曾报道,2006年到2012年间,英国就有17人因吸入笑气死亡。2014年,英国16至24岁的青少年中,至少有7.6%的人接触过“笑气”。此后,英国政府加强了管制,但效果依然不佳。最知名的案例是,2016年,英国伦敦著名的诺丁山嘉年华会上,伦敦警方一共缴获了价值15万英镑的笑气罐。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与海外留学生人数的增加,“笑气”也迅速传入中国。早在2011年,豆瓣上就有名为“笑气怎么耍”的帖子,并且下面还有跟帖交流经验。

遗憾的是,国内目前对“笑气”尚缺乏有效监管,“笑气”并不在我国的《麻醉药片及精神药品品种目录》中,也不属于法定的新型毒品。也就是说,“笑气”的主要用途还是医用麻醉剂与食品添加剂,这也是为何记者能轻易买到“笑气”的原因。

不过,从“笑气”的危害性来看,对其严格监管理当提上日程了。

以日本为例,在发现笑气罐流通泛滥后,厚生劳动省立即决定于2016年2月18日以后,在日本全面禁止除医疗等目的之外所有“笑气”的生产流通、贩卖;并规定,对违反者处三年以下监禁及300万日元(约18万元人民币)以下经济处罚。与英国、日本相比,我们的监管,显然还有些滞后。

追求刺激与新奇,暂时逃避现实的痛苦,借药物、毒品来获得快感,是很多人年轻时候的“快意人生”。今天这些“打气球”的年轻人“笑”得有多甜,明天“伤”得就有多重。不能再让“笑气”市场野蛮生长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conner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