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应该对“义务打捞队”进行补贴

二号少女 时评作者

让民间救援组织最大程度地发挥效力,保证救援专业、有效展开,政府的资金、补贴不能缺位。

最近,17岁的女孩在郑州北黄河滩不慎落水,郑州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队长牛振西带领四名队员现场打捞。这是这支民间义务救援队成立12年来的第447次打捞,遇到的第330名溺水身亡者。12年来,队员却始终自掏腰包买设备,靠捐款维持日常开支。

可能很多人对“挟尸要价”的新闻记忆犹新。2009年10月24日,湖北荆州几名大学生为救溺水儿童牺牲,而打捞公司打捞尸体时竟然漫天要价,一共收取了3.6万元的捞尸费。此事,触碰了社会道德与人伦底线,当年引发了巨大舆论反响。自此,“捞尸人”也进入了公众视野。

与挟尸要价不同,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队长牛振西虽然也是在打捞尸体,他们却是义务的。不仅分文不收、出工出力,还身兼心理疏导、安慰家属等多重角色。

然而,这些年由于郑州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的名气越来越大、行动增多,开销也在日益增加,诚如队员所说,“每次行动车辆加油,设备费用,都要几千元。”如何筹款,这就成了摆在救援队面前的一个大事。

事实上,无论是下水救人,还是下水捞尸体,这都属于城市应急的一部分。站在人道主义立场,政府需要施以援手;站在城市管理的角度,同样如此。

也正因此,对城市救援、打捞尸体,不能将责任全部推给民间救援组织,政府应该提供必要的补贴。

在世界范围内,美国是处理城市应急救援比较好的国家。我们不妨来看看美国是怎么做的:1.非政府组织若展开城市救援服务,会得到政府的免税优惠,减免部分财产税、销售税和所得税等,这也是一种间接资助。2.城市政府会直接拨款资助这些民间救援组织,保证其有基本资金展开活动。3.通过合同承包、特许经营等方式,购买非政府组织的服务。而且,这些志愿者参加培训和救援工作时,其所就职的单位需无条件支持,不得克扣薪水。

无疑,这种公共服务供给模式具有一定优势。市场无法解决公共物品、公共服务的供给,这些供给缺口需要非政府组织来填补。让民间救援组织最大程度地发挥效力,保证救援专业、有效展开,政府的资金、补贴不能缺位。

周渔导演的《彼岸》是关于黄河捞尸人的一部纪录片。他用一个月时间来记录那些捞尸的渔民,拍完纪录片,周渔感慨地对记者说,对于打捞尸体,政府应该承担责任,制定规范。

12年来,447次打捞,与330名溺水身亡者面对面。每一次相遇都是一场离别,每一次与家属的见面都是一场心灵的震荡。别再让他们仅仅依靠良知与道德完成城市救援,政府是时候向这些民间救援组织“施以援手”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h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