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高考改革“浙江模式”不仅在拯救物理

光明网光明网评论员2017-12-03 09:23
0评论

光明网评论员

最近,不少媒体都在热议“浙江模式”:11月28日,浙江省公布了进一步深化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的方案。据了解,目前各科目人数都能满足高校相关专业的选拔要求。但从发展趋势看,物理科目人数在下降。浙江提出,从2019年招生起,将引导高校理工科相关专业把物理作为选考科目。

2014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启动上海、浙江高考综合改革试点。某种意义上说,这两地的试点结果,对于全国层面的招考制度改革,必然具有样板意义。“浙江模式”里最亮眼的一点,大概是“根据高校授理学、工学学位专业近五年在浙江省高考录取考生的平均人数确定,物理科目保障数量为6.5万。当物理选考科目某次考试赋分人数少于6.5万,将以6.5万为基数,按规定比例计算各等级人数,从高到低进行等级赋分。”

这个说法比较抽象。说白了,就是解决了物理科目因高考题目常年“高处不胜寒”而带来的赋分吃亏问题。以往,物理难考,分数不高,害得不少学生纷纷投奔生物、地理等阵营,结果也是很让人担心的。今年9月,国内媒体密集报道过这件事:实行“3+3”新高考模式后,今年高考浙江全省29.13万考生,但是选考物理的只有8万人。在上海,实行新高考改革第一年,选择物理科目的考生也仅占总人数的30%。这股风气甚至蔓延到了今年开始实施新高考的北京,学校的规则说明会刚结束,就有不少家长在讨论“能不能不选物理”。

为什么纷纷从物理阵营倒戈?道理很简单啊,因为“不划算”。考生和家长们在选科的时候,自然有性价比的考量。这个时候,如果高考制度不能校准其间的“小心思”,基础科目马上就会被列入黑名单,成了人人避而远之的“边缘科目”。

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物理学作为一门基础性学科,自有其扛鼎之力和无限诗意。如果读过霍金的《时间简史》,翻过温伯格的《终极理论之梦》,习过普里戈金的《从混沌到有序》,而不是仅仅知道砸在牛顿头上的那一枚苹果——无须讲多少大道理,自会了然物理在工具理性之外的大存在、大美好。遗憾的是,即便在我们正儿八经探讨基础教育物理学式微之困境的时候,仍囿于工具导向,跟孩子讲一些抽象的大道理:比如创造大国,比如实体经济。

定调的“浙江模式”,其实是让赋分更公平,不会因为难度系数而出现失衡失公的洼地效应。这个政策出来之后,不仅让物理尖子生吃了定心丸,其实也让各地高考制度改革有了参照系:第一,“浙江模式”还强调了一点,“其他科目如出现类似情况,参照建立相关保障机制”。换句话说,最大限度禁绝了因考题难度而让考生在竞争中失势的可能。这对于高考公平来说,是最底线的查漏补缺。第二,“浙江模式”在时下成为公共议题,大概说明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高考公平首先要体现在试卷的“难度公平”上。赋分固然是一个方面,值得反思的是,为什么各地高考物理常年“难死人不偿命”、而面对此般怪现象教育直管部门又很难做好过程控制?

有个共识,算是公道在人心:物理学科遇冷,高考命题可以摊手耸肩吗?

每门基础科目,都有其存在的道理。“让每一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首先要保障教育制度与考试制度的科学与公正。毋庸讳言的是,高考分省命题后,有些地方年年调整年年折腾,乃至成为家长和学校的心病。公众对“浙江模式”的公平性点赞,恐怕更是希望中国招考制度改革能早日摸完石头过完河,让大家的心不要悬在善变的制度和考题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