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高校“要分过年”之风当休矣

邓海建 时评作者

每到学期末,高校都会出现学生向老师要分的现象。对1981名高校在校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5.4%的受访在校生承认自己向老师要过分。学生找老师要分的最常见原因是怕挂科重修。

假如寒假前的期末考试挂科重修了,那接下来的这个春节肯定不会好过。所以不少高校学生,会在期末考试之前抓紧念书,以求分数过线。有的学生用功在平时,期末背一背书就好;有的学生会“熬夜修仙”,一夜背完一本书,猜题押宝,临时抱佛脚;还有另一种学生,他们会在考完之后,用“求情大法”求老师法外开恩,给自己一块“免死金牌”,在现有分数上多加点分。最后一种学生,在寒假之前的期末考试中常常出现,这些分数徘徊在及格线边缘的学生,会跟科任老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软磨硬泡地要分。

追溯“要分过年”之风的缘起,恐怕源远流长。这次的调查数据就显示:96.7%的受访在校生称自己身边有学生找老师要分的现象,35.4%的受访在校生承认自己向老师要过分。细究起来,这件事之所以能得逞,无非由于两个主要原因:第一,高校期末考试基本是科任老师的“自留地”,判分标准和评分程序等自由裁量度较大,这个时候,人情因素对于分值的影响难免会出现“因人而异”的情况;第二,要分与给分,属于一种“封闭式合谋”,软磨硬泡要到分的学生,当然不会自己举报自己,而随意给分的老师,更不能自己跟自己较真。只要“要分过年”这个利益联盟守口如瓶,那么,外人自然难以窥见其间的情感勾兑关系。

要分这件事之所以成为师生间如此常见的一件事,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考量:利益关系和利害关系:一方面,分数直接关系到奖学金、关系到毕业证和学位证,有些分数可能还直接关系到出国和就业;另一方面,学生“制衡”老师的方式也不少,比如评教制度,少数学生可能就此“报复”不给自己加分的老师。再加上一些高校教学绩效的权重过于依仗学生测评,这也导致有骨气的老师反倒可能被“逆淘汰”。

前几日,一篇《“我最怕期末”:一名大学教师的焦虑》的报道引发热议。就像当事人说的,“面对眼前这400多份期末试卷和接二连三的‘陈情邮件’,那种熟悉而又无奈的焦虑感再次袭来。”这位老师所焦虑的,不过是面对“陈情邮件”的左右为难;无奈的,不过是这一怪局的难破境地。坚守教育教学底线仅靠教师的初心,作用大吗?“要分过年”这种不公不正之风,还可能衍生出权力腐败之风,如果没有靠谱的制度来纠偏,继续劣币驱逐良币下去,“要分而不给分”的,可能反倒是“坏老师”了。

在这次的调查数据中,还有个现象是耐人寻味的:尽管绝大多数人承认身边有学生要分现象,但“72.4%的受访在校生认为拒绝学生要分的老师有原则”。这显然不只是“公道在人心”,而是在价值共识上,即便是要分得逞者,其他学生也对要分现象有着鲜明的是非观。要分者,一票否决;查实者,一律处理,加大期末试卷抽核力度,科任老师自然就不敢“高抬贵手”了。

总之,高校“要分过年”之风当休矣。这个“休”,要“休”在制度设计的查漏补缺上,而不是在教育者的道德自觉里。

【更多新闻解读,微信添加公众账号“今日话题”收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