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娜娜案现翻版:该让冒名者付出代价

范军 时评作者

该事件与罗彩霞案、王娜娜案有太多如出一辙之处。

据陕西电视台报道,陕西省三原县女子荆高峰近日发现,自己的身份在1998年时竟被初中同学冒名顶替,一顶替就是二十年。冒充者先是当上了老师,如今则成了教育局职教股的干部。

一个冒牌的“荆高峰”,在二十年前顶替了他人身份后,竟当起了本该“行为世范”的教师,之后还成了地方教育战线上的干部;而本应站在讲台上的真正的荆高峰,却只能打工为生。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是非颠倒:假“荆高峰”成功了,20年前的那次冒名顶替,让她的人生顺风顺水;可在此背后,却是另一个人命运的黯然。想想也让人悲愤:本该属于荆高峰的中考成绩、中专文凭和教师职业,就这么被“乾坤大挪移”;如今,就算作为受害者荆高峰本人能依法维权,也不可能回到20年前重新来过。

这让人想起此前的罗彩霞案和王娜娜案:湖南邵东的罗彩霞,2004年高考后身份、高考成绩被有背景的王佳俊冒用,结果王佳俊被大学录取,自己却被迫复读一年;河南沈丘的王娜娜,2003年高考后,未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之后外出打工、结婚生子,2015年却发现,自己当年考上了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但被人顶替了。

如今被曝出的荆高峰事件,与这两起案件有如出一辙之处。这两个案件中都有个完整的造假闭环,涉及身份信息和准考证伪造,学籍档案修改等;该链条上还有众多的参与造假者。荆高峰事件中,这个链条上又连着哪些人,显然也需要查清。

虽然很多东西已难挽回,但补救仍不可或缺。罗彩霞案中,王佳俊被取消学籍,其父亲及多名参与公职人员受到严肃惩处。王娜娜事件中,13人被罚,其中3人移交司法机关。荆高峰事件,虽然指向的是“历史遗留问题”,但也不能容许冒名者躺在公职上心安理得地享受“冒名收益”,而应以依法溯责收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