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医疗”折射监管乏力

周俊生 时评作者

据微信公号“南国早报”报道,一名自称民营医院医生的网友向媒体报料,有的民营医院要求执业医师在向患者提供医疗服务时,要对病人进行深度开发,实行过度治疗,通过各种“忽悠”式手段故意拉长疗程,诱惑病人多次复诊,抬高医疗费用。这位报料医生还提供了一本《男科最新内营销模式》的医生内部培训资料,其中有许多留住病患的套路,包括培训医生如何从病人的衣着等判断其消费能力等。

在市场营销之中,经销者面对不同的客户采取不同的营销策略留住客户,是一种正常的行为,一个在百货商店柜台上的店员如果能够通过察言观色将偶然消费的顾客发展成长期客户,还是一种值得鼓励的行为。但是,当这种营销手段用到医院时,其味道就完全变掉了。没有一个病患希望自己能成为医院的长期客户,但是医生如果对他们“满腔热情”地提供服务,将病情夸大,在治疗时留个尾巴,病人就只能听从医生的摆布,将小病医成大病。百货商店的营销策略做得好,可以留住客户,商店赚了钱,客户也得到了满意的消费。但是医院搞这种营销,医院和医生赚了钱,病患不仅多花了冤枉钱,而且很可能因过度医治而加重了病情。

我国医疗市场目前倡导的是“两条腿走路”的方针,一方面,国家对民众承担了医疗保障责任,要保障城乡居民得到基本的医疗服务,这个责任主要落在公立医院身上;另一方面,医疗行业又允许市场化经营,病患通过支付更多的医疗费用,可以得到超过政府兜底保障限度的更好的医疗服务,这项功能由部分公立医院和绝大多数民营医院来行使。但是,对于这种市场化经营,政府并不是可以撒手不管,而是应该以强化市场监管来配套,使医院不因过度追求市场效益而脱离医疗伦理这个轨道。

出现在一些民营医院的这种“套路医疗”手段,完全违背了医疗事业的基本准则,医院不是以治好病人为目标,而是以从病人身上榨取金钱为目标,这种情况的出现,表明我国一些民营医院所走的医疗市场化并不是真正的市场化,而是一种缺乏监管的“伪市场化”。这位报料的医生由于自己在民营医院执业,因此其曝出的料主要来自民营医院。其实,这种情况在某些公立医院同样存在,只是还没有发展到明目张胆地编一本培训教材来训练医生骗取病人钱财的地步,但对病人利益的危害同样不可小看,医院为了赚取不义之财推行过度医疗,导致病人的医疗支出高昂,国家的医保支出也越来越大。

对于医疗行业各种“套路医疗”手段,医疗市场的监管部门必须严密监管,坚决制止。医疗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它不仅是民众被忽悠后多支出医疗费用,而是有可能会被这种“套路医疗”耽误治疗。另外,民众对于医疗行业大都是外行,难以依靠自己的力量抵制侵害和维权,这就更需要政府的监管部门做他们的利益保障人和代言人。

让人遗憾的是,我国医疗市场的市场化发展很快,强有力的监管手段却未能同时建立起来,甚至一些早已暴露的问题久拖不治成了顽症。比如此次报料者再次指出,一些民营医院会砸钱给搜索平台,病人一搜病名就跳出某个民营医院链接,一点击就有对话框弹出联系方式,对方会扮演男科主任、妇科主任、不孕不育科主任,热情地“跟踪服务”,直到病人乖乖到医院治疗。对于这种问题,舆论早有揭露和批判,却由于法律的滞后导致监管软弱,搜索引擎成了问题医疗广告的“大本营”。这种情况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