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回“株连三代”式告知书有多难?

张立 时评作者

近日,河南信阳市罗山县发出的一则对“飞天大盗”劝返的公告引起舆论较大非议。这则《告知书》将送给“飞天大盗”的父母或兄弟姐妹、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及其所在单位或子女所在学校、所在村委会。“株连三代”式的告知书引发非议后,信阳市罗山县已经撤回。(6月9日 中国之声)

劝返嫌犯本来是公安部门的正常工作,发布通缉,或者发布仅含有嫌犯个人信息告知书,这也是属于合法合理范畴。然而,信阳市罗山县“株连三代”式告知书,以劝返为名,却无形中侵犯了无非法行为人的权利,超越了应有的告知范围,当地官方撤回告知书,只不过是纠偏之前错误行为的应有之义。

然而,在面对社会的非议,当地还在不停地为自己进行辩解。白纸黑字署名“罗山县打击盗窃民航旅客财物专项行为办公室”,当地官方声称是“乡镇方法简单不当,法律意识淡薄” 。这个“锅”不知道“有关乡镇”会不会“背下来”?从工作开展的整体性来看,类似这样的告知书,通常都是由发文单位统一印制,有关乡镇只不过是配合张贴宣传,并落实告知书内容。而罗山撤回的回应,把锅甩给有关乡镇,有些不太高明。

其实,这些年来,“株连三代”告知书式的执法活动并没有绝迹,有的还以非常强烈的方式表现出来。在毒贩家门口喷涂“涉毒家庭”等字样,后经非议后,当地也消除了“涉毒家庭”字样,但是,不管是撤销“株连三代”式告知书,还是消除了“涉毒家庭”字样,其背后连坐执法或管理逻辑,在一些地方政府部门还存在,并不时地冒出来,成为依法行政、依法执法的黑点。

“株连三代”式告知书,可能会在一些群众当中认为可以接受,但在依法治国的使命面前,如此这般的告知书,着实与法律精神背道而驰,与增强政府依法行政的需求不相适应,没有更好的发挥政府依法行政的表率作用。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知道“株连三代”式告知书的违法性质,将这些告知书撤销,体现了当地政府能够认真听取民意,正视网络声音的一面。但是,当地又为何寻找借口声称是相关乡镇所为。这种甩锅丢责,明显将撤销告知书的“治愈”作用受到削弱。存在错误,直面错误,勇于改正,符合逻辑常理,也能获得公众的理解。如果非得给自己找个借口或台阶下,实在不算高明。

打击跨国航班上的盗窃行为,属地政府有责任配合相关警方做好工作。百密一疏也好,经验不足也罢,能够及时回到依法行政、依法管理的轨道上,就能循着正确的方向、科学的步骤开展工作。否则,不仅不能形成良好的共建共管社会环境,反而对劝返行为形成掣肘。撤销告知书易,挖除连坐思维难。知难而行之,善莫大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