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个教师节对高校老师非同寻常

刘志权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在教师节,高校本科教育砥砺求变的东风,是给中国本科教育以未来,也是给所有奋斗在本科教学第一线的教师最深的祝福。

又到一年教师节。对于高校教师来说,今年的教师节来得非同寻常,它在一个“似乎”波澜壮阔的关于本科教育的宏图背景下展开。

三个月前,也就是今年的6月21日,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在四川成都举行。作为改革开放40年来第一次全国本科教育大会,会议重点强调坚持“以本为本”,推进“四个回归”,强调教师“立德树人”。

简单地说,就是高校要以本科人才培养和本科教育质量为本,回归常识、回归本分、回归初心、回归梦想。会议期间,150所高校联合发表《一流本科教育宣言(成都宣言)》,提出培养一流人才,建设一流本科教育的十条宣言。

说“似乎”似乎有点保守,但也有其原因。因为会议所揭示的内容令人振奋,既直指目前高校教育的痼疾:本科学习要求的低标准导致学生不安于学,科研挂帅急功近利的评价机制导致教师不安于教,理想退潮与社会价值失范导致大学教育的价值迷惘与犬儒功利。

但目前对会议的精神所有高校尚在学习传达之中,能否落实转化为务实的实践,是如同以往许多很好的政策因为难以落实不了了之,还是行将成为中国本科教育的历史转折点,还有待观察。

高校不是象牙塔,改革面临着可以预期的惯性与压力。首先来自于社会性的道德滑坡与功利与浮躁的成功学的影响。

近年来,某些高校教师跑“部”钱进、性侵丑闻、学术造假、挪用资金等事件不绝于耳,已经玷污了高校教师的整体形象,但利益面前有勇夫,好的价值观的塑造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其次来自高校评价体系的固有困境。师德师风难以量化考核,教书育人的成效难以短期评估,相比而言,数论文比项目的晋升评价体系简单粗放,但宜于操作,如果不能给潜心教学的教师良好的晋升通道,回归本分只能停留在纸上。

再次来自于社会公众的价值观。如果家长和学生普遍只是短视地视大学为谋取职位、追求金钱的敲门砖,如果公众都认为道德价值的培养是虚无缥缈而无必要的,那么,大学严格本科教学管理、提高本科淘汰率的自我施压,必然面对着外界舆论和圈内考核机制的双重压力。

自我革新从来都是一项系统工程,前行之路不会一帆风顺,但是,跨出第一步毕竟是重要的。而高校,作为象牙塔、良心的堡垒、知识分子的聚集之地,它义无反顾、舍我其谁地承担着风气先行和道德垂范的重任。

正如无论外界的诱惑或压力如何,也无论现行的评价机制存在着怎样的瑕疵,在高校,总有一批知识分子逆浮躁的社会风气而行,默默地耕耘在三尺讲坛;总有如许多正直的教师,对中国高校教育的未来满怀希望。

因此,无论如何,国家今年正本清源力倡对本科教育的重视,可谓今年教师节预支给高校教师的特别礼物。

对于包括高校教师在内的所有教师,教师节不只是意味着这一天学生的鲜花和贺卡。学生或社会的肯定和尊敬,固然能让教师欣慰;但对任何一个有追求的教师,他的视线必然超越了浮泛的虚誉或者微薄的物质利益,而更为注重持久或本质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来自于社会对自身所从事的教育工作意义和价值的认同,来自于外界对自身的努力付出所作出的客观和公正的评价,以及关于教育的价值追求的可实现性。

因此,在教师节,高校本科教育砥砺求变的东风,是给中国本科教育以未来,也是给所有奋斗在本科教学第一线的教师最深的祝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