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让义乌承包“旅游纪念品”多少年

邓海建 时评作者

10月8日,有媒体刊文称,本应为旅游目的地独一无二的纪念名片,却以“同一张脸”出现在全国各地旅游景点,“同质化”“低端化”甚至“地摊化”,成为我国旅游纪念品市场的尴尬标签。甚至有人编段子调侃:义乌人民出去旅游一定没啥意思吧,毕竟纪念品都是从你们那拿货的。

不客气地说,大概每个旅游城市都有个专门哄骗外地游客的“纪念品一条街”。这些年,被坑怕了、被骗惯了的一部分游客,已经心照不宣地掌控了一份“手信秘笈”:人未到,货已买——出门旅游之前,先在淘宝上把当地纪念品定了再说。不仅货比三家,还能价廉物美,最关键的是省却了“人肉”回去的疲累。

“旅游纪念品”上的陈年旧梗很多,吐槽的点无非就是两个:一是“全国景点一般货”,二是“纪念品多是又破又丑”——前者指向“同质化”,后者指向“低端化”。一块一模一样的丝帕,在杭州可能叫“杭绣”,去了苏州就叫“苏绣”,到了四川又成了“蜀绣”,在河南改名“卞绣”。至于凤凰古镇的银镯褪色变黄铜、秦皇岛的塑料珍珠掉了皮、香格里拉10块钱的牦牛骨筷子尽是塑料味,既是笑谈,更是司空见惯。游客懒得较这个真,地方部门懒得费这个心,小卖家也懒得在一锤子买卖上创什么新。

出门旅游,就是花钱。从消费心理上看,旅游消费是带有冲动情绪的。按理说,能挑动游客购买欲的旅游纪念品,分分钟就能让消费者愉快埋单。数据显示,发达国家旅游购物占旅游收入的比例在60%至70%,而目前我国旅游购物的比重还不到40%。有商品无文化、有买卖无规矩,好好的纪念品市场被弄得乌烟瘴气、一地鸡毛。

义乌小商品市场承包全国“旅游纪念品”N年的现实,起码有两个反思的维度:第一,在这个全域旅游时代,坑蒙拐骗、粗制滥造的旅游纪念品市场,地方部门就愣是给了他们一片法外之地?漫天要价、看人下菜……一切丛林交易的粗鄙,都能在这个市场上遇见。那么,对地方部门来说,这究竟是管不了还是不想管?第二,旅游纪念品当然是刚需,前提是有创意,只能在本地才能买到、别人还复制粘贴不了。问题的关键是,我们的景点,愿不愿动这个脑子、还是像只会收门票一样躺着数钱懒得花心思?好的旅游文创产品不是没有,比如著名的“故宫系列”。至于把景点与时髦的彩妆或零食等“跨界融合”起来的例子,也并非找不出来。只是,这样的例子太少、更难以成为搅局的鲶鱼。

有些景区调整起票价来,简直就跟割肉一样;在发掘旅游纪念品附加值上,又显得不动如山。美好旅游的刚需和低劣纪念品的倒胃口,这两者之间的矛盾,亟待一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拯救,旅游纪念品市场总不能一直劳烦义乌小商品市场来承包万万年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