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给家长邮寄成绩单,上大学“最害怕的事”还不是这个

澎湃新闻胡乐乐2018-11-03 08:09

胡乐乐 南京大学高等教育学博士

上大学“最害怕的事”发生了!这两天,深圳大学部分院系向学生家长用邮政特快专递“包邮”学生所有学期成绩单,还附赠绩点换算说明与《致家长一封信》,以及辅导员班主任联系方式。一些学生慌了,“感到瞳孔地震”“无奈地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首次发现父母比女友还难哄”。很多深大学生朋友圈近日都被这件“大事”刷屏。

大学给学生家长邮寄成绩单,并非深圳大学首创。根据媒体报道,西安交通大学、中国计量学院、浙江财经大学、华南农业大学等高校,早些年就实行了此举,以便家长了解孩子成绩。一些网友反映,台湾高校会每学期给大陆学生的家长邮寄成绩单。

对此,舆论呈现出明显的分化。支持者认为,家长是大学生学费、住宿费、生活费的提供者,也就是“出资人”或曰“投资者”,有权知道自己投资的结果如何,以此敦促孩子在校好好学习。反对者则认为成绩单是学生隐私,年满18周岁的大学生拥有法律规定的隐私权,大学未经学生同意就把成绩单寄给家长侵犯了学生隐私。中立者认为,大学可用发短信、电邮,或给家长提供网上成绩查询的方式,让家长知道孩子修课、成绩、绩点等情况,邮寄或快递不绿色环保。

与其他先行者一样,深圳大学的初衷是好的、可以理解的。让一些学生感到不爽的,是学生反映深大是以学生安全为由要求学生准确提供家长真实姓名、手机号码与收快递地址,但后来这些信息却被用作邮寄成绩单,这难免让学生有种受骗感。教育学生诚信,大学自己首先须诚信。按理说,大学确实不能欺骗学生提供家庭信息,即便初衷良好。

就包邮成绩单本身来说,因为涉及学生切身利益,校方在执行计划之前,也应广泛征求学生意见,让学生自由表达他们的看法,不论是支持的、反对的或中立的声音,包括他们的担忧甚至惊恐——比如有学生称不好给家长解释选修的《性健康》与《金瓶梅》两门课程。具体点说,大学可以让学生会先进行广泛的问卷调查和组织学生座谈,集思广益,把各种意见都如实收集整理起来,形成报告提交校方。

学生对包邮成绩单“炸锅”,是可以理解的。大学须认识到,大学生是成年人,他们有能力也有义务对自己的一切选择、作为及其结果负责。课程成绩和学分,能不能正常毕业等,大学都须让学生自己承担责任。大学包邮成绩单,让人感觉大学把自己退化为中小学,把大学生退化为中小学生。这可能是引发争议的原因。

给家长邮寄成绩单,上大学“最害怕的事”还不是这个。有一个背景值得注意。今年4月,教育部印发通知,要求严格本科教育教学过程管理,淘汰“水课”,取消“清考”。前不久,华中科技大学将18名学分不达标的本科生转到专科。华南理工大学对582名学生作出学业预警,64名学生被学业预警及降级试读。这一系列举措,或意味着大学已经有意识地向“严出”时代迈进,想在大学混日子将越来越难。

无论如何,大学教育不再“散养”,这一风向标的改变,大学生必须有清醒认识。当然校方在出台一些政策时,也要多考虑学生的感受、意见,毕竟大学生不是小朋友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