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那一夜,我们等地震 > 正文

方舟子:为什么我们不应该相信神秘现象

2001年07月22日08:46《科学世界》·方舟子我要评论(0)
字号:T|T

“神秘现象”是指那些据说没法用现代科学解释甚至违背现代科学原理的现象,像特异功能、外星人光临地球、史前高级文明、心灵感应、灵魂出窍、算命、前生来世等等,有的是“国粹”,有的则是舶来品。今年六月初,我应邀回国做为一个电视对话节目的嘉宾,与现场观众讨论如何看待种种所谓“神秘现象”,亲身体验了“神秘现象”在国内的盛行状况。这批包括全国各地到北京进修的青年干部的观众,几乎全都相信神秘现象的存在,并将之视为科学难题;而象我这样试图说明神秘现象并不神秘的人,却被观众们当成了是在打击他们的科学热情。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而且还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都相信神秘现象?都相信外星人频繁访问地球?这和信奉鬼神并无区别,都是为了寻找心理安慰和心灵寄托。

这种需要,也许从人类诞生之日起就已存在了,而几万年来,虽然科学技术突飞猛进,人类的生物学进化却微乎其微。我们在生理上和原始人并无区别。人们仍然盼望世上有奇迹,而科学不管多么的强有力,却受制于自然规律无法创造奇迹,因此人们也就希望能有超自然的存在提供额外的保护和寄托。在遇到自己感到奇怪的事情时,人们也希望有一种解释,而神秘力量就成了最后的解释。于是从前的鬼神变成了今天的外星人,虽然披上了科学技术的外衣,而本质仍然一样。当一个社会处于新旧交替的转型时期,在生活中会存在更多的不确定因素,就会有更多的人需要精神寄托。当前中国的这股伪科学潮流是随着改革开放、随着市场经济的引入而猖獗起来的,并非偶然。

如果相信神秘现象的存在,仅仅是一种信仰或者娱乐,也未尝不可。但是如果非打着科学的招牌,把正面研究神秘现象当成科学研究,把宣传神秘现象当成科学普及,甚至攻击揭露神秘现象者是在反科学,那么,我们就有必要将迷信和科学区分开来,澄清神秘现象的信仰不具有任何的科学性。

我们该如何判断某种观念是否有科学性?或者说,究竟什么才能算是科学?对科学的定义,是科学哲学上一个争论不休的难题,伪科学的宣扬者往往利用这种争论为自己辩护。但是我们对科学难以有一个令人满意的定义,却并不妨碍科学界在实际研究中对什么是科学什么是伪科学有一些共识,就象人类学家们对如何给“人”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也在争论不休,但每个人都可以毫无困难地区分人和其他动物。

事实上,即使有一天科学哲学家们找到了一个人人可以接受的对科学的定义,也只有哲学理论上的意义,对具体的科学实践不会有什么影响。因此,在这里我不试图给科学下定义,而只想讨论一些被普遍接受的科学研究的特征、方法和原则。

那些相信神秘现象的人自以为很有科学精神,因为他们勇于探索未知的事物,而我们对他们的驳斥,便被有些人说成了是在打击他们的科学热情。探索的兴趣仅仅是科学研究(事实上也是人类其他创造性活动)的起点,只有探索的兴趣和想象力是远远谈不上科学性的。真正的科学探索还必须抱着怀疑的态度,以证据为基础,以逻辑为工具。不轻信任何新奇的说法和轻易接受任何大胆的结论,对越是耸人听闻的主张,越要追问一声:证据何在?是否合乎逻辑?

伪科学的宣扬者也往往自称有证据,也往往在其著作中列举种种证据。关键在于证据是否能够成立,是否确凿,是否符合科学研究的规范。只有经过严格控制条件获得的、可重复、可独立验证的证据,才算得上科学的证据。有几条常见的错误值得澄清:

一、传闻不是证据。例如,有些人热衷于在古书中挖掘有关神秘现象、特异功能等等的记载。这有的是由于古文能力不足而产生的误读,象不久前北京天文台的一位研究员宣布从《墨子》中发现了外星人曾经光临泰山的记载,就是因为犯了古文常识的错误。但是即使阅读准确,这类记载也不足为凭,因为我们无法确认古人的记载就是真实可靠的。

二、轶事不是证据。在“灵丹妙药”和神奇疗法的宣传品中,充斥着治病救人的感人故事或患者的现身说法。这些轶事即使是真的,也没有任何科学上的价值。

如果有一位癌症患者让“气功大师”发功后痊愈,并不能证明发功的效果:某些癌症有自愈的可能,这可能碰巧属于这种情形,“气功大师”至多起了施加心理暗示的作用;也可能是本来就没有癌症而被误诊……只有经过大规模的有对照的双盲试验,才能确定某种药物或疗法是否真正有效。比如,取两组癌症患者,一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让“气功大师”发功,另一组则不发功,然后统计两组患者的病愈情况(统计者事先也不知道哪位患者被发了功),如果被发功组的病愈率显著高于另一组,才能说明确有疗效。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任何发功疗法经过了这样的检验。之所以坚持要用双盲法,是因为观察者能对观察对象、观察结果产生影响,科学研究要尽可能地排除这种主观的影响,而伪科学研究则是忽视、甚至利用这种影响。

三、巧合不是证据。许多人有这样的经历,当你正在想某个朋友或谈论他时,这位朋友恰好来了电话或到访,所谓“说曹操,曹操到”,是否能够证明你和这位朋友存在心灵感应呢?别忘了此前此后你也曾多次想到、谈到这个朋友,而他并没有出现。我们总是倾向于记住巧合而把它们当成规律性的事件,却忘了要去统计一下其准确程度究竟高到多大程度。那些“预测大师”正是利用了人们这种心态,他们大肆宣扬他们碰巧说准的事件,却故意忽略了无数失败的例子,并指望人们不会去做实际的调查。记住:从个案得不出普遍结论。

四、眼见未必为实。有些人之所以对神秘现象坚信不移,是由于有亲身体验,例如看到过不明飞行物或特异功能表演。还有些不相信神秘现象的人,声称除非让他亲眼看到才会相信。他们都犯了轻信“眼见为实”的错误。人类的大脑在处理外界信息时,都经过了一定的加工,我们所看到的外部世界,事实上是经过处理的“虚拟世界”,因此我们很容易产生种种幻觉,在特定环境有意无意的诱导下,幻觉更容易出现。即使你看到的难以解释的事件是实际发生过的,也未必就是神秘事件。人们一般不能看破魔术师是如何表演的,但是如果象李洪志那样把魔术师的“飞行”表演当做人能飞的证据,则不过是弱智的表现。所谓的特异功能表演其实也就是不明说的业余魔术表演,专业魔术师在场时往往能将其戳穿。同样,如果你见到了“不明飞行物”,很可能其实是已知的飞行物或其他自然现象,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记住:你觉得无法解释的,未必就是科学上不能解释的。

五、权威的话不是证据。人们倾向于相信权威。同样的一句话在权威和普通人嘴中说出,有截然不同的份量。“气功大师”、“预测大师”们很了解这一点,走上层路线,获得某个领导人、某位社会名流的赞许、题词或合影,成了他们夸耀自己的水平的资本。但是某个领域的权威并不就是其他领域的权威。如果某位著名力学家对某个力学问题发表意见,值得我们仔细听取,但是在他对“人体科学”发表对抗科学主流的高论时,却并不比一位普通人更值得我们的重视。神创论者的一个惯用伎俩,是引用著名科学家的话来证明进化论不成立。他们往往是断章取义、违背原义地加以引用。即使引言无误,也不能用作科学的证明。一个科学理论是否成立,只看是否有充足的证据,而不是某位科学家的说法。

要判断证据是否确凿,通常需要具有专业的知识和训练,一般的人并不具有这种能力。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掌握科学理性思维的原则,那么,对某个具体的神秘现象即使缺乏具体分析的能力,也不容易被其迷惑。当正反双方都缺乏证据时,这些理性思维的原则,也有助于我们判断哪一方的观点更合理,更有可能,更应该被接受。

休谟公理

18世纪英国哲学家休谟(1711-1776)是近代怀疑论的创建者。他的《人类理解力研究》一书是研究理性思维的经典著作。在书中,他提出了理性思维的一条总原则,他称之为公理:

“没有任何证言足以确定一个神迹,除非该证言属于这样的情形,其虚假比它力图确立的事实更为神奇。”

他举了一个例子:

“如果有人告诉我他看到一位死人复活,我会马上思索以下情形哪种更为可能,此人在欺骗或受蒙骗,还是他所说的事实是真正发生过的。我将一个神迹与另一个加以衡量,然后根据我发现的优先性原则,我宣布我的决定,并总是拒绝那个更大的神迹。如果他的证言的虚假性会是比他所说的事件更大的奇迹,那么,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他才能设法让我相信或同意他所说的。”

显然,这实际上是在比较正反两种可能性的大小,并拒绝可能性小的那种。这并不是断然否定可能性小的神秘事件没有发生的可能,而是说,在没有足够的证据时,我们不应该倾向于接受它。死人真正复活、自然规律不成立的可能性,远远小于一个声称看到死人复活的证言是谎言或证人受欺骗的可能性,因此我们不应相信前者是的确发生过的。同样,特异功能是真实的、物理定律不成立的可能性,远远小于“特异功能大师”是在玩骗人的把戏的可能性;李洪志是救世主的可能性,远远小于他是个骗子的可能性……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