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王家岭矿难的根源 > 正文

王家岭透水事故调查:国企“安全之殇”

2010年04月03日07:59中国经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春风不度玉门关。

尽管位于山西河津的王家岭,尚没有如此接近这一古诗中古中国的西部边陲,但在本应春暖花开的时节,这里却是一片阴霾、冷风阵阵。

这个不曾为绝大部分中国人知晓的小城,在3月28日以后迅速成为了全国目光的焦点,然而,这一切却是以153人被困井下作为代价。

比被困人员的具体数字更令人费解的是,作为在山西关停民营小煤矿过程中拥有“重组他人”资质的央企——中煤能源股份公司,系本次透水事故业主方——华晋焦煤有限责任公司50%的投资股东,至于另外一半的投资方,则是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这意味着,这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国有企业。

此前,民营煤矿规模小、管理水平低被作为中国矿难频发的主因,并由此,山西、河南、内蒙古先后开展了以国有资本在煤矿领域的“突进”,然而,从2009年开始国有矿山的事故频发,让山西省安监部门的一位官员也不得不由衷感叹:“现在大煤矿也出这事,表明国企也需要强调注重安全生产管理,负起社会责任来。”

国企的“忽视”

作为施工方中煤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建筑公司(下称“中煤一建”)的副总经理,张建立不愿意回答《中国经营报》记者提出的关于“透水事故原因何在”的问题。

与绝大多数人了解的“山西煤老板”不同,张建立的身份是“国企领导”,他所供职的中煤一建与王家岭矿业主方华晋焦煤有限公司更是拥有一个共同的“系统”——中煤能源股份公司。而中煤能源股份公司和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则是华晋焦煤有限公司的“投资方”,双方各占50%股权,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是国企。

记者了解到,华晋焦煤有限责任公司王家岭煤矿项目是国家和山西省“十一五”规划重点建设项目,井田位于山西省乡宁县和河津市境内,面积约180平方公里,可采储量10.36亿吨。其设计年生产能力600万吨,透水事故发生前仍处于在建期,初步预计2010年10月份投产。

中煤股份是中煤能源集团公司旗下的A+H上市公司,是中国第二大煤炭企业、中国最大的煤矿机械制造企业。而记者了解到,王家岭煤矿施工单位正是中煤旗下的中煤一建63处,为何规模如此的国有煤企出现如此重大的事故?

张建立回应说:“透水事故具体的原因,作为我本人来说不能讲,后续国家将会给大家一个明确的说法。”4月1日,张建立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的提问,闪转腾挪,顾左右而言它。

记者经采访掌握的情况表明,3月28日上午,王家岭矿井下就开始渗水,当时工程项目部曾经派专人下井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地下水。

然而,项目部忽视了周边废弃小煤窑的积水。经记者调查,王家岭矿附近有许多废弃小煤窑,以前被私人开采过,由于山西省进行整顿关闭后,留下大量积水。一旦矿工们凿穿旁边的废弃小煤窑时,大量废水将喷薄而出,灌入王家岭煤矿。

张建立称,之前发现有滴水和淋水现象后,项目部技术人员和山西煤科院技术人员下井进行查看,并未发现有太大的问题,故此,根据以前的地质报告,进行施工。

管理的“悖论”

在阴霾的王家岭,“国企经营矿山安全拥有保障”的论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而这种挑战,则是以生命为代价。

本报记者在调查了解到,项目部在事故发生之前的施工安全管理方面,其细节令人担忧。

“事故发生前工人们是一天三班,每班8个小时,白班是从早上7点到下午3点,中班是从下午3点到晚上11点,晚班是从晚上11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我很少遇到这种工作强度,不出事才怪。”负责施工的中煤一建普三队的孔师傅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为了赶在今年10月前出煤,项目部不断赶工期,多位矿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证实:“今天报名,不经过培训,明天就可以下井作业。”

一位曾在2009年9月考察过王家岭煤矿工程建设的煤老板李强(化名)对本报记者称,王家岭矿由27个矿组成,有的曾经被私人开采过,政府整顿关闭后,矿主和工程师带走了真实图纸,同时井下存水较多。

“当时有中间人介绍我去承包王家岭煤矿建设工程,项目部让我交押金100万元,如果出了安全、质量等问题后,可以扛住。然后,我们还要给中间人的好处费70万元。”李强说。

李强告诉记者,经过考察后,他发现这个工程管理太混乱,层层转包,当时上面的是613队,然后转包给太原的一个基建公司——专门给王家岭煤矿供应井下机械设备的公司,最后下面才是包工头,“层层扒皮”。

“我做了20多年的煤矿,一次安全事故都没发生,我的经验就是少出煤,每天都要下井,如果一出事,我就玩完了。但是在王家岭,当时有17个工程队在施工,即使我不出问题,别的队出了问题,我也要搭进去。经过考虑,我果断退了出来,要不然,这次一定会全赔进去。”李强现在回忆起来,仍然有些后怕。

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林表示,施工企业在基建企业探水管理方面有问题,规程要求先探后掘,有疑必探。他对“未探先掘”提出了批评。

不过,4月1日下午,张建立回应本报记者说,“作为国有企业,不存在层层转包的问题。”同时,他也表示,“探水方法有好多种,施工时确实探水了,但是方法不一样。”

国企安全挑战

“山西省的煤矿整顿得差不多了,应关则关,该停则停,现在大煤矿也出这事,表明国企也需要强调注重安全生产管理,负起社会责任来。”山西省安监系统的一位官员称。而此次矿难是在山西省强力整合小煤矿、并倡导“安全山西”的大背景下发生的,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而正在王家岭透水事故展开救援的同时,3月30日10时左右再次传来消息,新疆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一在建煤矿发生冒顶事故,导致正在井下作业的10名建设工人被困。施工建设单位仍属于中煤一建,为49工程处。

记者了解到,就在王家岭透水事故发生后的一次现场指挥部会议上,由于被困人数一度从123人变为153人时,国务院相关领导现场质问一位央企负责人——被困人数变化这么大,你们这么大的国企为何这么不严肃?

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的4月2日中午,153人的被困人数又变得不确定起来,据新华社报道,坐镇现场指挥的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要求王家岭矿山方面公布所有受困人员名单。

据了解,即便在此情况下,事故各方对于王家岭透水事故的“定性”与“定名”上,也还曾经争执不休。

据知情人士透露,事故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在有国务院有关领导参加的3月29日凌晨的现场指挥部会议上,各方在此次事件的名称上出现分歧。安监总局方面建议的名字是“328特别重大事故”,但是山西省方面认为目前处于抢救阶段,井下的人有生还的希望,现在还不到追查责任的阶段。几经讨论后,最后定名为“华晋焦煤公司王家岭矿328透水事故”。

这位知情人士还透露,之所以没有称之为“王家岭煤矿”,而是称之为“王家岭矿”,原因在于此矿是在建矿,还没有正式投产,是施工阶段出现的原因。

“关停整顿引发了煤炭的供需紧张关系。由于去年山西煤矿整合,山西煤输出锐减,导致陕西、内蒙古等地煤炭需求大增,煤炭价格坚挺,引发各大矿赶工期、赶进度,安全生产隐患增多。小煤矿出事就是一两人的问题,国有大矿山一出事就是100人,更可怕。”前述煤老板李强说。

山西省社科院科研处副处长赵旭强说:“关闭小煤矿使得煤炭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国企的竞争力进一步增强,在国企获益的过程中,更应该加强对安全生产、环境保护和劳工权益等方面的补偿。这次大矿难给人们提出了一个警示,小煤矿以前发生的事故现在重新出现在了大国企业身上,这需要深思。”

相关专题:

王家岭矿难的根源
[责任编辑:yanwei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