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国际视角 > 正文

陶短房:马里政变与利比亚内战余波

2012年03月27日08:55南方网陶短房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天下论坛之陶短房专栏

  当地时间3月21日,西非内陆国家马里突然发生军事政变,次日上午,政变者在马里国家电视台宣布解散所有政府机构,自即日起关闭边境,实行宵禁,并宣称已控制了局面。

  政变肇源于一次看似十分偶然的事件:3月21日当地时间上午10点,国防和退伍军人部长阿萨马将军(Sadio Gassama)视察了位于巴马科城郊15公里的卡迪军营,讨论如何应对图阿雷格分离运动问题,在离开军营之际,部长车队遭到少数心怀不满的下级军官和士兵石块攻击,部长一行和军营指挥官仓皇逃走,肇事官兵遍寻长官,试图加以报复,无着后冲入军火库,夺取了部分武器弹药。夜幕降临后,持械官兵冲入几公里之遥的高镇并对空鸣枪,此后更直奔首都“示威抗议”,但示威很快演变为兵变,哗变官兵占领了国家电视台、广电大楼,包围了马里总统府。

  综合各方报道,政变官兵成立了一个名为“恢复民主与规则全国委员会”(CN RD RE)的机构,负责人为上尉阿马杜·桑戈(Am-adouSango),而出面宣布一系列政变决定的,则是中尉科纳雷(Amadou Konaré)。政变官兵在围攻总统府时遭遇“红色贝雷帽”部队的激烈抵抗,一度有消息称总统杜尔(Amadou Toumani Touré)被扣留和软禁,但随后非盟委员会主席让-平援引可靠消息称,杜尔当时并不在总统府中,目前他“处境安全,并受到支持者保护”。

  正如法国和非洲当地媒体所一致指出的,马里之所以发生兵变,和该国北部的局势有关。

  马里北部沙漠,是所谓“撒哈拉走廊”,即北非各游牧民族和西非黑人诸民族混居地,自古以来就是种族、宗教、部落激烈冲突的频发地,带有北非游牧背景的图阿雷格人长期以来一直在当地从事分离主义武装斗争。近年来,图阿雷格分离武装“解放阿扎瓦德民族阵线”(MNLS)和与“基地”关系密切的“伊斯兰马格里布组织(AQIM )”相互勾结,令马里政府军感到十分棘手,去年利比亚内战打响后,原本管理松懈的马里-利比亚边境更加弱不禁风,随着战事的发展,大批从卡扎菲军火库中流失的军火、卡扎菲武装的散兵游勇,在曾受雇于卡扎菲的图阿雷格雇佣兵引导下流入马里北方,一些“基地”骨干也接踵而至,令图阿雷格分离武装声势大振。今年1月17日,分离武装在马里北部阿古尔霍克(Agulhok)获胜,据称马里政府军官兵阵亡近百人,还有不少官兵及其家属被劫为人质。自2月起,在首都巴马科和其他一些地方,不少政府军基层官兵发起示威、抗议,抱怨政府所提供的武器装备和后勤支援不够,指责总统和政府“领导不力”、“治国无方”,“应对国家面临的危机和失败负责”,一些家属失陷的官兵更对政府“援救计划不透明”和“不作为”啧有烦言,正因如此,偶然的一点火星,便酿成如此飞来横祸。

  马里是个幅员辽阔、面积达124万平方公里的内陆大国,但国家长期贫困,军事力量相对单薄,陆、空军总兵力不过7000,长期的反恐行动和国土安全使命,已让该国军费不堪重负,面对因利比亚危机而骤然加重的“输入型危机”,力不从心实属正常,而基层官兵的愤懑和激烈反应也完全可以理解。

  早在利比亚内战进行之际,一些有识之士就对可能出现的武器、武装人员流失,及可能因此导致的不稳定因素地区化、国际化感到忧虑,马里今天出现的一幕,恰应验了人们早先的担心。正如当地人士所指出的,遭遇同样困扰的远不止马里,尼日尔、毛里塔尼亚、布基纳法索等利比亚邻国都有着与马里类似的困扰,这些国家普遍和马里一样,存在地广人稀、经济贫困、兵力单薄、社会安定度差等积弊,有些甚至比马里有过之而无不及。目前利比亚国内局势仍不稳定,中央政府权威有限,各地武装割据、自行其是现象突出,国际社会如不正视利比亚的武器、武装人员流散问题,任由其在广阔的撒哈拉地区蔓延,甚至沿着古老的“廷巴克图走廊”打通西、北非,让北非和西非的穆斯林和其他极端组织连为一片,后果不堪设想。

  从目前情况看,马里政变军人组织仓促,起事时闹了不少笑话(如分处两地的政变头目间失去联系、在电视台发布的政变纲领只有图像没有声音等),且迄今除了空泛的“终将还政于民”、“将组建民族团结政府”和“公审政府官员”外,于内政、外交大计并无实质性交代,且正如许多马里网民所言,即便对政府不满,这次政变原本也并无必要,因为马里宪法规定总统任期5年,连任只能1届,新一届总统大选原定4月底投票,而2002年当选并已连任过1届的杜尔总统早已表示,自己将在6月8日任满后退休,如今的政变反倒让大选变得遥遥无期,这令政变缺乏了必要的社会说服力。

  原本商业繁盛、物流畅旺的巴马科,如今遍布军事检查站,据当地人称“除了自行车和军车外其他车辆通行都很困难”,亲总统的“红色贝雷帽”据称仍试图发动反击,而非盟、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美国和法国先后表示不会承认政变当局,法国更暂停了与马里的反恐合作。另一方面,图阿雷格分离组织已表示,不会因政变而停止攻势,倘北方局势因政变变得更糟而非更好,打着“推翻无能政府”旗号起事的政变官兵处境将更加尴尬。

  而对于措手不及的国际社会而言,目前最应警惕的,是利比亚内战余波和马里政变所可能在西非各国间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庆父死了鲁难也未必就此打住,巴马科突然传出的枪声理应让国际社会警醒———利比亚问题并非仅限于利比亚一地,更不是少了个卡扎菲、多了个“一人一票”便就此天下太平的。

  (作者系旅加学者)

  本版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南方都市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