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国际视角 > 正文

张泽佳:解读新加坡的民主

2012年04月16日09:27 张泽佳我要评论(0)
字号:T|T

张泽佳 学者

一提到新加坡,我们最先想到的可能会是它有廉洁高效的政府,有优美干净的环境以及人均收入高,但如果要问到新加坡是否是一个民主国家,估计很多人会不知道如何作答。要知道新加坡是否是一个民主国家,首先得了解什么是民主,什么样的国家才算是民主国家。民主不单是我们一般意义上说的,政治上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由人民直接或间接选举出自己的领导人,民主还包括独立的司法,不受行政权力干预的新闻系统以及人民是否享受思想,言论等人之所以为人的基本自由。

新加坡具有西方民主国家所具有的民主框架,虽说是一党独大,但一党独大终究不同于我们国人所熟悉的一党专政,一党独大,顾名思义,就是在一党之外还有其他的反对党,只不过这些反对党因种种原因未成气候,无非对人民行动党造成实质性的威胁。反对党是可以合法存在的政党,它们可以宣布自己的政纲,不会因为在竞选中或者在宣布竞选之前被秘密关押拘禁。而人民行动党,虽说在新加坡建国到现在未曾失去执政的地位,但党的执政依旧需要通过定期举行的一人一票的公开大选由选民选举产生。部长议员每个星期都要定期跟选民见面,这是高度制度化的,如果部长因事不能出来,就要委托另一个部长,而不能让自己的秘书或下级出来。

反对党之所以不成气候,除了因为人民行动党自身的强大之外,关键还在于人民行动党依据自己的强大,利用自己经济,政治,舆论上的优势对反对党进行打压,使得原本就毫无执政经验的反对党更没有执政的机会。人民行动党具体的打压举措包括根本使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对选区进行不断的重新划分,比如反对党在某一个选区有机会再下一次选举的时候赢得胜利,人民行动党便会将这个选区分割为几个选区,或者直接把这个选区与其他的选区合并,达到稀释反对党的民众支持度。再比如新加坡的选举制度中有集选区与单选区之分,集选区的人口有时几倍于与单选区的人口,由于集选区的人口基数大,人民行动党可以毫无悬念的在集选区获得多数支持,而反对党只能指望能在人口基数少的单选区取得简单多数,但人民行动党会根据形式,将反对党的势力单选区与其他选区合并,以此达到稀释的作用。再比如,2001年度的新加坡大选,执政党政府从宣布大选到正式大选只有两个星期,从候选人提名到投票日只有九天,这种闪婚方式根本没有留下足够的时间让女方的父母好好参考尽可能多的备选女婿,便草草的把女儿嫁了出去。除了以上的打压举措,人民行动党的高层领导人还多次提醒,反对党势力的集选区若是真的让反对党在该选区赢得胜利,执政党会让该选区付出代价,诸如组屋的翻新,新新加坡股票各类援助金以及公交线路的路线选择,该选区的民众别指望能够享受到。

虽说人民行动党能明目张胆的对选民进行恐吓,但到了投票时刻,选民还是会把人民行动党当做第一或是唯一的选择。正如一位新加坡本地人所说,参加民主党(新加坡反对党)选举大会的民众,包括那些弱势群体的民众,往往把听反对党的发言当作数年一度的情绪宣泄的机会,但一旦正式投票时则会冷静得多,新加坡是一个小国,新加坡人决不愿意冒风险,让一个政治经验与资源颇受质疑的小党,在经济不景气的时期来执政。要在实力雄厚、人才济济的执政党与那些不成气候的小党之间进行选择,其实人们并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更何况民主党在选民大会上开的治国药方中,许多只是与事无补的拉选票的大言高论。例如要赶走新加坡的跨国公司之类,只是迎合部分失业者的心态而己。

人民行动党对付反对党领袖最主要的手段便是以诽谤罪起诉其领导人,通过胜诉后的罚款使其破产,继而被逐出新加坡为止,如新加坡民主秘书长徐顺全,在过去的几十年未经申请屡次公开演讲,机会,因而多次入狱,并被政府控以诽谤罪,使其在06年因付不出罚款而宣告破产,护照亦被政府没收。但为了显示新加坡是个顺应世界民主潮流的国家,人民行动党还设计出了一套非选区制度,即让某些落选而又票数较多的、又能与政府合作的反对党人士能够进入议会,作为“非选区议员”,以保持多党制的形式。往好的说,这是在增加反对党在国会当中的发言权,往不好的说,这是一种施舍,一种明目张胆的侮辱,人民行动党名门正娶,嫁入豪门,而诸如民主党等反对党,只能是陪嫁丫鬟的命。

新加坡只有一家电视台,一家报业集团和几家兜售花边新闻的小包,新加坡的媒体也像我国的媒体一样只对政府进行歌功颂德,配合国家的经济建设,促进国家的和谐,新加坡政府甚至管制境外媒体,如英国新经济人杂志曾报道李显龙的老婆担任财政部资金管理局淡马锡控股的董事,批评其国家私有化的做法,李显龙诉诸法律,最后经济人杂志只好以道歉告终。长期以来,新加坡还凭藉殖民主义传统留下的內部安全法令来镇压异议者。內部安全安法令以国家安全之名,使行政部门任意拘捕人民,且不经审判就无限期拘禁。李光耀曾说:秩序先於法律,因为没有秩序就不能执法。很多情况下,我们必须选择,举行审判让有罪的人逍遥法外继续破坏社会,还是不经由审判把他们关起来。

虽说人民行动党却又其不光彩的一面,但它终究不是一个极权政党,它最多只能算是威权式的政党。威权式的政党说白了,就是管得有点多的政党,管过了头,往坏的讲,就是管制,如同上面所说的,往好的讲,也却如人民行动党所做得一样,为民众提供了很全面的服务。诸如新加坡有名的居者有其屋计划,新加坡最穷的人也能有自己的房子,中产阶级也是该计划的囊括对象。新加坡的大学生在毕业三年内就可以买房子,付完首付之后,剩下的部分政府会给你提供贷款。年轻人买第一套房子的时候,政府会提供给你十几万的津贴,不愁你住不起房。很多人会纳闷,为什么在一个权力如此集中的政府中,却还能在全球廉洁政府排名中如此靠前,诸如居者有其屋这样的计划,会不会出现高管的亲戚率先得到,或是有比其他人好得多的服务呢,就像中国的廉租房分配一样。但新加坡终究不是中国。新加坡政府在建国之初也曾腐败横行,但在56年之后李光耀成立了腐败调查局,该局独立,由总理任命,只对总理负责,不受任何人之管制与干涉。后来的香港廉政公署便是仿照新加坡的贪污调查局设立的。中国执政党常想以新加坡作为仿照的对象,也经常派高级官员去新加坡考察,但就目前的效果来看,该考察其实等同于公费旅游,只是在世界花园里兜了一圈,顺便带回来一个所谓的高薪养廉的概念。该概念简单,即是说,高薪了,自然就不腐败了,中国的官员很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学到了新加坡政府廉洁的精髓,因为回国后大力提倡,所以进几年,官员的薪水不断上涨,福利不断上升,但廉洁程度却未见有何成效,二奶的数目也未见减低。只能说明一点,官员去新加坡考察只是有选择性的学习,根本不知道新加坡政府廉洁的精髓。新加坡的高级领导人年薪一两百万,这些拿100万元以上高薪的人比重很小,估计也就30人左右,初了这一两百万之外,部长和总理都没有配公车和专职司机,上班开自己的车,有大型公务活动,政府才会派车。他们需要纳税,而且没有政府提供的退休金和医疗保险,要自己缴商业养老费和医疗保险费。而这些高管在进入政府之前便已是富人了,他们在企业工作的时候能得到比一两百万更高的年薪,但却毅然放弃,足以说明执政对他们来说,并不是贪图钱财,更多的只是为了回报社会。之前,听陈志武教授说过,最好不要让40岁以下的人当政府官员,最好是让那些先前有在企业工作经验的人任职会比较好一点,因为在企业工作过的人能考虑到效率以及如何降低成本的问题,而管理国家正如管理一个企业,如何让一个国家的服务团队,也就是政府更有效率,更能为国民控制成本,企业人员实是做官的最佳人选。正如新加坡一样。于此便可看出,人民行动党实际上是一个精英政党,他们是面向整个社会开放的,他们会不定期的向整个社会吸纳人才,保持政党的新陈代谢。新吸纳来的这些人原先已在社会上历练过,在社会上取得比常人更大的成就,换句话说,已是早已功成名就了,因而这群人进入政府工作,早以不是以名利作为自己的目标了,更多的秉持服务于民的态度,而这,正是一个服务性政府所必须具有的。

与当今中国区区一个县的县政府便是一个白宫的华丽装饰相比,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党部则是简朴得让人吃惊。该党总部只坐落于机场的偏僻角落,仅是一个普通的组屋样式的二层小楼,工作人员仅有11名,等同于中国某些县的正副县长人数。

李光耀的伟大在于,他不仅仅是将集权仅停留在单纯的高压管制上,而是通过集权的高执行力将自己的政治理念转换为一套实实在在的制度,而善于建构制度的领导人除了是一个半理想主义者,更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他能够根据形势调整政策,他知道贪恋权力,死死抓住权力不放的统治者到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所以懂得适时的放手,单单是这一个放手,即使李没有之前的为新加坡所做的丰功伟绩作为铺垫,人民也照样会为他感恩戴德。李光耀从之前的内阁资政,到后来的高级内阁资政,再到不久前宣布推出内阁,顺应时代潮流,给年轻人更多的参政机会,而李此时的放手正是时候,年轻一代正是在全球化的潮流中成长的,他们不像旧时代的,封闭时代的人那般轻易被执政党愚弄,更能够重视自身的权利,更善于去追求属于个人应有的东西,执政党若是在这个时候不懂得审时度势,无视年轻人的存在,多少显得不近乎人情,越不近人情只能越彰显执政党自身的迂腐钝化,人民行动党终究是个精英政党,正如李显龙不久前所说,选举具有里程碑意义,人民行动党需要改变。中国官员其实没必要老出国考察这,考察那,学到这句话,且这么去做,便已经足够了。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