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国际视角 > 正文

防止虐童:美国的经验与困境

2012年05月05日07:57新京报[微博]林达 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近,《南方都市报》发表了一篇关于美国虐童案调查的报道,开篇是“在全球工业化大国,每星期都有如下悲剧发生:15岁以下的孩子有66%要么死于受虐待,要么死于被忽视。其中,每周有27个美国孩子无辜死去。”

这段话一定有问题,它可能使人误认为死亡率的主体是全体15岁以下孩子。根据常识,发达国家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少年儿童死亡率。原意应该是:在15岁以下已经死亡的孩子中,其中三分之二死因是虐待和疏忽。

但即便如此,美国的虐童现象也依然非常严重。为了防止虐童,美国做出了许多努力,但也遭遇了不少困境。

孤儿玛丽拉开历史

孤儿玛丽的悲惨故事,引起全国的关注,人们试图救援她时发现,当时美国竟没有防止虐童的组织。

和各国一样,美国现代防止虐童的概念,也是逐渐产生的。在全世界范围内,儿童受虐一直存在,直到19世纪末,英国的普通法还确认孩子是父亲的财产。在17世纪、18世纪,新生的美国也延续了这个概念。

美国社会第一次对虐童问题的觉醒是19世纪末。当时一则新闻引起全国关注,那是一个叫玛丽·艾伦·威尔逊的孤儿,她在寄养家庭不断受到鞭打。人们试图救援她时发现,当时美国竟没有防止虐童的组织。

玛丽的悲惨状况,令一些在“防止虐待动物协会”工作的律师站了出来,他们提出:保护受虐孩子的法律,说什么也该大于保护受虐动物的法律。他们帮助玛丽诉诸法律,使虐待她的寄养主人被判了一年徒刑。

此后,美国进入了努力保护儿童的漫漫历程。

1874年,纽约成立了美国第一个防止虐童协会。

1900年,全美成立了161个同类民间组织。

1899年,伊利诺州库克县建立了第一个保护受虐儿童的少年法庭。

1912年,美国国会创建了美国儿童局。

1944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确认:各州政府在保护儿童目的下,有权干预家庭事务。

1960年,纽约州首先立法由州政府建立儿童收养机构,很快扩展至全美。

1962年,以肯普医生为首,几个医生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发表里程碑文章,专业描述了虐童死亡案例,建立了导致受虐儿童综合征的医学和心理模型,被认为是国际上保护受虐儿童最重要的事件。

1967年,全美44个州通过法律,强制医生必须向警方报告在医疗中发现的儿童受虐情况,其余6州为自愿报告。随后,报告制度扩展到其他专业机构。

1971年,加州上诉法院确认“受虐儿童综合征”将作为公诉的医疗诊断依据。

1974年,国会通过了《防止和处置虐童法》。

今天,美国防止虐童的民间组织遍地开花,五十个州都有相关立法和机构,但也只能说,这些努力大大减少了虐童情况。

虐童案为何多发

美国是浓缩的世界,全世界的问题都可能在这个平台显露出来。

那么,假如没有这些努力,超过三亿人口的美国,受虐死亡儿童的数量是不是会更多?显然,答案是肯定的。而事实上,美国至今也还远没有消灭这一状况。

举个例子。今天,英国的强制婚姻问题严重,因此在2008年设立了《强制婚姻法》,在其框架下有《强制婚姻保护令》,同时政府设有专门打击强制婚姻的机构,但收效有限。在2011年还处理了1500个强迫婚姻事件、帮助了至少400个未成年受害者,她们不仅被强迫嫁人,还往往遭受毒打和强暴。被强迫嫁人的最小女孩才5岁。

英国官员指出,还有大量未被发现、未能救助的案例。同时,英国另一个民间组织也每年处理百余案例,大多是刚满10岁的女孩。毫无疑问,这就是严重虐童了。

大家会奇怪,英国人怎么回事?它是发达国家也是文明大国,怎么会这样?

其实,这和移民有关。这些案例大多发生在东南亚移民家庭,主要是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在他们的母国,强迫童婚相当普遍。他们把孩子带回母国成婚,回来已经木已成舟。而一般本土英国人很难深入这些移民社区,了解其中内幕。

英国不是移民大国,童婚也只是虐童问题的一小部分。而美国是大规模流动的移民国家,第一代移民和他们的孩子,占美国人口五分之一,还有大量非法移民。英国的此类问题,在美国会全方位扩大,而且美国人员流动大,更难控制。大量移民带来他们的特殊困境和处置孩子的习惯,这是美国虐童问题的背景原因之一。

美国是浓缩的世界,全世界的问题都可能在这个平台显露出来。所以,美国在工业发达国家中,问题相对最严重,这一点不奇怪。

该不该适度体罚

从学校教育来说,现在有19个州的法律容许适度体罚,容许用木板或玻璃纤维板打屁股。

不仅有移民问题,也涉及传统观念和现代困境的关系。在不少已经取消体罚的发达国家,人们曾这样的讨论:儿童教育是否该恢复“适度体罚”。

原因是,当现代教育不敷应对严重的新问题,例如青少年吸毒、早孕泛滥等,自然就有人产生回归传统手段的想法,认为循循善诱不能解决全部问题,现代教育还缺乏管教手段。不祭出重典,不足以约束。与其让孩子长大后害人害己,还不如小时候就“适度体罚,严加管束”。

适度体罚是人类长久的传统教育思维,曾存在于所有国家的儿童教育之中。很多人认为,美国是引领现代观念的最新潮国家。其实,这样的看法并不全面。这个国家非常复杂,除了移民的国际平台,它也有区域性的发展不平衡,一些地区的观念,包括教育观念十分守旧。

美国是先有州,有强大州政府和州宪法、州法律,然后再联合建立联邦政府、联邦逐渐立法。州作为一个小国家,主导具体事务。

例如,如何教育孩子是自己的事,联邦政府无权干涉。从学校教育来说,现在有19个州的法律容许适度体罚,容许用木板或玻璃纤维板打屁股。这19个州都是美国相对保守的中西部和南方州。

我问过一个27岁的乡村青年拉斯迪,他上小学时就常常被打,那已是上世纪90年代。现在,他的母校有新规定,假如父母给学校写下体罚许可,就可以;爹妈不让打的,就不可以。他说,那是不对的,老师不该打孩子,只有爹妈才可以打。我说,你认为爹妈打可以吗?他说当然。

保守地区,尤其是乡村民众的传统思维,是这些州没有取消学校体罚法律的根源。所谓立法,不就是大多数民众给自己立规矩吗?

悲剧多在“城堡”里

“家是一个城堡”,但悲剧发生在“城堡”里,大多发生在瞬间,无法预见。

当然,随着时代进步,即便在允许体罚的州,实际发生的体罚也在大幅减少。尽管如此,根据美国青少年资讯交换中心报告,在2008年,佐治亚州仍有2.8万名孩子在学校遭到体罚。因本州学童超过200万,体罚又集中在乡村学校,所以即使是本州人,一般也感觉不到。

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在上小学,作为本土美国人,他都不知道本州有此条法律,也从未听说过哪个学校体罚。他说,假如哪个教师敢打他的孩子,非去搏命不可。在容许适度体罚的佛罗里达州,去年挨打的孩子大约是3600名。

问题是,且不提无数专家在努力推翻这些立法,例如“有效处罚研究中心”的专家认为,体罚会增加孩子侵略性,伤害他们的精神发育;且说“适度”,一旦动手,过度伤害极容易发生。

有时会后果严重,有一位名叫特尼卡·琼丝的佛罗里达妇女,她的孩子就读JOYCE BULLOCK小学,才五岁,因在校车上和同学打闹,被校长痛打,不仅一周没上学,夜晚噩梦连连,还因哭了几个小时引发哮喘送医急诊。她痛诉“虐童”,到法院起诉。然而根据该州法律,法院必须判断的不是可不可以打,而是体罚是否“适度”。

家庭体罚是学校体罚的基础。学校体罚有“适度”法律约束,家庭体罚就更容易造成过度伤害。

美国文化从个体出发,教育首先是家长责任。但人是复杂的,家庭也就是复杂的。从常情出发,自然是父母最关心孩子,但这只是普遍情况,并非绝对如此。在一个三亿人的大国,即便不提移民国际大家庭背景,正常情况下,也必定有一定比例的人有犯罪倾向、暴力倾向、性侵犯倾向、酗酒倾向、精神异常、情绪容易失控、瞬间狂躁暴怒等问题。

再加上现代病,吸毒、家庭的频繁解体和重组、两性关系无限制多元化、现代科技对人际关系和家庭关系史无前例的冲击,原来,“家是一个城堡”,孩子应该是城堡里的宠儿,但在这些异常情况下,孩子常常是家庭破碎中被砸掉的第一个易碎品。同时,悲剧发生在“城堡”里,大多发生在瞬间,无法预见。在没有发生时,政府和民间组织被关在门外,等有了介入依据,可能灾难已经发生。

因此,这是个公私互动困难的极特殊领域。

美国是率先进入现代化的国家,在虐童这个领域,它同样先行提供了经验、教训和无奈。它的努力,例如制定司法介入的专业标准、立法对受虐儿童干预和救援、民间组织的充分覆盖等,我们可以借鉴;同时,它无法彻底杜绝悲剧所遭遇的困境,也给我们提供了充分的警醒和借鉴。

林达(著名作家)

4月10日早上,打开网站,我立刻看到一则新闻: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个名叫雅克布·戴维·哈特利(Jacob David Hartley)的人,因虐待而杀死自己三个星期大的儿子而被捕。

这位父亲现年二十岁。此前一天的晚上,他玩电子游戏玩到黎明四点。四点钟左右,他的儿子醒来啼哭,打断了他的游戏。他不耐烦,举起儿子摇晃,然后把儿子抱在胸前,自己没几分钟也睡着了。两个小时后,孩子的母亲发现孩子鼻子嘴里全是血,送到医院,医院宣布孩子已经死了。据警察说,这位父亲是第二次这么做了。他根本没想到能把儿子给摇晃死。

这样的事件在美国天天都有发生。据美国政府儿童局2011年发布的《儿童虐待》年度调查报告说,2010年,美国五十一个州共有1537名儿童因受到虐待或忽视而死,也就是说每十万个孩子中有2.07个孩子死于虐待或忽视;80%受虐而死的孩子不到四岁;男孩子因受虐而死的死亡率高于女孩子。这些死亡的孩子中,32.6%死于忽视,40.8%死于多种虐待。把1537个孩子平均起来,在美国每天有4个孩子因虐待而死。

什么是虐待儿童

一旦发现孩子在家受到虐待,美国的儿童保护服务机构可以到你家把孩子带走,由国家出面照顾。

美国联邦法律和各州法律都对“虐待儿童”有非常具体的定义和阐释。比如,联邦法律是这样给“虐待儿童”定义的:“任何行为或父母以及照管人非能行为导致儿童的死亡、儿童身体和感情的受伤、儿童受到性虐待或盘剥;任何行为或非能行为导致对儿童造成严重伤害的立即可能。”

法律的语言相当抽象,具体地说,虐待儿童包括打孩子造成孩子伤亡;对儿童进行性虐待;让孩子过度工作盘剥儿童;父母或照看孩子的人打孩子是虐待,因为打孩子造成儿童的身体和感情伤害;甚至威胁要打孩子的,也是虐待,因为威胁伤害孩子的感情,造成孩子内心的不安,焦虑和恐惧。

美国的虐童定义相当严格。在美国父母绝没有痛打孩子的权利。一旦发现有父母痛打孩子,任何人都可以向警察局或美国儿童救助中心报告。美国各个州都有具体的认定虐待的方法。在认定虐待的种类上,各州都大同小异,基本认定有六种对儿童的虐待和忽视。

第一是对儿童的身体伤害,包括孩子被打青紫了,骨头被打折了,或被打死了。无论是拳打脚踢,还是捏拧,或用手,用棍棒,用其他东西打孩子都是虐待。不管打孩子的父母或监管人的主观意图是什么,只要造成了孩子的身体伤害,就是虐待。如果只是打打屁股,拍拍肩膀,不算虐待。

第二是对孩子的忽视。不给孩子饭吃,不给孩子提供睡觉的地方,不监督孩子的安全,这算忽视。不给孩子看病,不让孩子上学,不给有特殊要求的孩子提供学习的可能,不顾孩子的感情,对孩子的情绪不闻不问,不提供心理治疗,让孩子喝酒或用毒品也是忽视孩子。

第三是对儿童的性虐待,包括在孩子面前故意暴露自己的生殖器,抚摸孩子的性器官,与孩子有性行为,强奸或鸡奸等。

第四是对儿童的感情或心理伤害。这包括阻碍儿童心理的正常发展,让孩子觉得自我毫无价值。父母或监管人的对儿童不停地批评、辱骂、威胁,不爱孩子,不给孩子指导等都是对孩子的虐待。

第五是抛弃孩子。有的父母因为孩子有残疾抛弃孩子,或孩子找不到父母了,父母不给孩子经济或感情支持,也是虐待。

第六是毒品或药品虐待。比如母亲自己用毒品,孩子看到了,就是对儿童的虐待;当着孩子的面吸毒或制造毒品也是虐待,卖给孩子毒品或上瘾性药品是虐待,父母或监管人自己吸毒,丧失了照顾孩子的能力,也是虐待。

从以上的定义和种类看,美国对儿童虐待的定义规定得非常严格,虐待的种类也划得很细,根本的是因为美国政府以及社会非常重视儿童的健康发展。美国的孩子,不属于父母,而属于国家,父母以及监管人没有权利对儿童动手指头或辱骂。一旦发现孩子在家受到虐待,美国的儿童保护服务机构可以到你家把孩子带走,由国家出面照顾。

为什么会虐童

爱孩子是母亲学习爱的结果,做母亲是文化的产物,不是生物的本能。

即使如此,美国仍然有如此多的儿童每年死于虐待,每年有上百万起虐童报告。很多学者和研究者都对此进行分析,美国政府儿童局一年一度已经进行了二十一年的《儿童虐待》报告也对此做了非常详细的分析。在我看来,根本的原因,如我在本文开始的时候所举的例子表明的,是阶级、年龄和性别的问题。

虐待孩子的父母或监管人,大多是自己没有受过什么良好教育的人,通常都是社会底层的人。比如被捕的这位父亲,他在一家超级市场做上货工人,没有上大学,刚刚二十岁,虽然有成熟的生育能力,却从来没有受过怎样当父母的基本教育。虐待儿童是一种家庭与阶级的文化,如果没有教育改变他们,暴力中成长的孩子将来很容易成为施暴者。

第二是年龄的原因。美国虐待儿童的父母,很多自己就是少年父母。据2010年的报告说,36.3%的虐待人年龄在20岁-29岁之间,31.8的虐待人在30岁-39岁之间,14.1%在40岁-49岁之间。可见,年轻越轻,越容易虐待儿童或忽视儿童。想想看,这也许是常识的问题。一个年纪轻轻就做了父母的人,既不耐心,也没有养育孩子的知识,这样的父母当然很容易成为虐待者。

第三是性别。让人吃惊的是,在虐待孩子的父母中,女性占大多数,占53.6%;男性占45.2%。这个统计数字说明,因为照看孩子的人因为大多是女性,所以,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成为虐待儿童的人。不要以为母亲天生就爱孩子。爱孩子是母亲学习爱的结果,做母亲是文化的产物,不是生物的本能。

我刚来美国的时候,一次到邻居家为什么事说话。正在跟他们说话时,这对夫妇的大儿子跟儿媳带着五个孩子来了。这对年轻夫妇二十四五岁,因为是天主教徒,已经有了五个孩子。那天晚上这对夫妇想出去玩,找不到人看他们的孩子,就把五个孩子都送到孩子的祖父母家。

他们进来的时候,我打着招呼,看到襁褓中的孩子,我忍不住要求抱一抱。接过这个孩子我吃了一惊,八九个月的婴儿重量不足十来斤,孩子瘦弱得不成人形。我又惊又怕,没见过这么轻的孩子,赶快把孩子还给了他们。我当时刚来美国,还不知道可以报告这种现象。多年过去了,这件事仍然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谁会救助儿童

帮助儿童的第一步是让他们知道他们挨了打,挨了骂有地方可说。

美国政府与社会高度重视虐童现象。美国政府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儿童局里有专门的机构负责儿童虐待与儿童福利事务。他们每年都组织研究者对美国儿童虐待进行调查分析,提出报告和解决措施。他们拥有国家资金优势,资助很多组织,帮助受到虐待的儿童。

由于很多受虐儿童不知道自己受到虐待,帮助儿童的第一步是让他们知道他们挨了打,挨了骂有地方可说,可抱怨。美国的“孩子说出来,安安全全的”(Speak Up Be Safe)项目是在各个学校进行教育的项目, 帮助孩子明白什么是虐待,在什么地方他们可以获得帮助。

美国有成千上百个组织帮助受虐的儿童,各个州各个地区政府都有一个组织叫“儿童保护服务处”(Child Protective Services) ,专门做虐童事务调查,安排受虐待的孩子到养父母的家庭等事项。美国目前有40万的儿童不是生活在自己生身父母的家里,而是生活在“儿童保护服务处”安排的家庭里。这个组织在救助受害儿童上,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美国政府设定4月是“全国防止儿童虐待月”,5月是“国家养育照顾月”,以这种方式大张旗鼓地宣传儿童利益和权益的保护。美国很多地方也有很多少年儿童心理帮助中心,帮助每一个受害的儿童。

当然,无论政府或社会怎样保护和帮助,总是有不称职的父母,总是有暴力和虐待儿童的监管人。其实,每一个人都该在中学就开始学习怎样当父母,制止或防止对孩子的虐待和暴力,必须从父母做起,教育父母是根本出路。美国在这方面也有很多组织和机构,专门教育父母。

沈睿(旅美学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