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国际视角 > 正文

和静钧:“普通先生”缘何成为总统

2012年05月12日07:17新京报[微博]和静钧我要评论(0)
字号:T|T

和静钧 学者

“奥朗德当总统?做梦吧!”法国社会党前第一书记洛朗·法比尤斯曾经说过。

弗朗索瓦·奥朗德,生于1954年,因文采好,又喜调侃,曾博有一个“小玩笑先生”的绰号。这位大学毕业后就追随社会党的政治人物,混到2012年大选前,却依然是个“三无人员”:没当过政府部长,没致命弱点,甚至“没有做过决定”。在左右共治的社会党若斯潘总理手下当过发言人,那算是他在政府里“最辉煌的资历”,但若斯潘选中他的,是因为奥朗德普通、不会抢风头,对他不构成挑战。如果一年前,有人说奥朗德会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总统,恐怕会遭到嘲笑,法比尤斯也好,社会党人的巴黎市长德拉诺埃也罢,没有人会料到社会党“江郎才尽”到靠奥朗德披挂上阵的地步。

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帅气外表和一副微胖身材的奥朗德,因他的低调,却常常成为社会党内力争上位的人竞相选用的伙伴。以2007年大选为例,代表社会党出战总统大选的是罗雅尔,罗雅尔与奥朗德共同生活达25年,两人育有四个子女,但奥朗德的身份依然是罗雅尔的男友,而在罗雅尔奋力与萨科齐争夺总统大选时,罗雅尔的男友早已经不是奥朗德,但罗雅尔依然公开说出的男友是奥朗德。而卡恩开始成为热门人物,卡恩也乐意选择奥朗德为其合作伙伴。

就这样,当领头的人突然被推倒时,跟随的“小伙伴”,被别无选择地推到了历史的前沿,当卡恩突然陷入性骚扰丑闻中而不得不离开政坛之时,“普通先生”就继承了他的人气和他的支持率,而他的“毫无毛病”的一无是处,反而成为不会沦为另一个卡恩悲剧人物的最佳人选。当换掉自我主义的萨科齐时,奥朗德就成了这样的人选。

奥朗德的当选,是政党轮替规律中对旧执政党不信任后的新选择,人们对现状不满并要求变革时,会把机会送给反对党,剩下的,就看奥朗德和左翼社会党的表现。

法国的选民是成熟的,虽然送走了不得人心的萨科齐,但第二轮大选中给予奥朗德的支持率也只有51.62%,法国选民依然保持了一种左右平衡的权力制衡状态。

法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国家。法国的中央集权传统,正如社会学家托克维尔所说,可以上溯到1789年法国大革命前的旧制度,选择政治强人当政,历来是法国的传统,奥朗德上位,首次打破了这一传统。

不过,1789年法国大革命以来所继承的国家主义传统,却不会被法国所抛弃,奥朗德在国家主义情怀中如何扮演一个“慈父”角色,将考验着他的既要增进社会福利支出,又要反对财政紧缩的政策主张,就连他自己也知道,他的政策一旦失败,有可能导致空难性后果,已经失去3A主权信誉级别的法国,光凭征收高达75%的“富人税”就想削债转危,恐没有这么容易,奥朗德改写“欧洲财政契约”的努力,势必使他失去与德国默克尔成为“亲密战友”的机会,从而使欧盟又转回过去多个中心的局面。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