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构建“狗狗友好型城市”,不能靠谣言

澎湃新闻栗中西2018-11-18 08:55
0评论

栗中西 时评作者

11月15日起,杭州市城管委宣布开展为期一个半月的针对遛犬不牵绳等一系列不文明养犬行为的专项的集中整治。整治犬患,为的是规范养犬行为,减少邻里纠纷龃龉,谁曾想,社交平台舆情汹涌而来。

微信朋友圈“10万+”的文章流传甚广,微博上的所谓“万人请辞杭州打狗”话题标签热度还在上涨,甚至有明星加入行列。

如果有心分辨,不难发现,反对者的诉求实际上是要求改进现行的限制养犬规定。比如小型犬19时至次日7时出户、大型犬只能圈养的规定不够合理,中华田园犬不应该在禁养之列,管理服务费金额过高,是否专款专用希望公开明细等等。总之,施行了14年之久的养犬管理规定,在整治期间突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民意反弹。

因为平时实际管理上松懈性和集中突击整治的特殊性,造成民意迟来,其实可以理解,只要一方合理表达,一方及时回应,努力达成共识,将不符合当前情况的条款做调整,良性的问政沟通就达成了。然而,杭州这次治理犬患的舆情,似乎越跑越偏。

首先,是一些自媒体用耸动的“打狗”标签来混淆事实,煽动全社会的爱狗情绪,有心带节奏。各种模糊时间、地点、经过的狗狗遇害图片,暴力捕狗的动图,还有真假莫辨的聊天记录,或隐射或直指杭州这次犬患整治行动,实则几乎都与此次官方行为无关。其中尤属一则“萧山城管6秒打狗视频”的动图最有冲击力,然而经过媒体求证,画面记录的是萧山区某小区业主和物业,对一只多次咬伤附近居民和店家的流浪狗进行的处置。无怪乎有网友调侃“杭州人表示没看到城管打狗,倒是网上打狗打得蛮厉害的。”

诡异的是,针对这些不断被证实属于谣言的内容,微信上“10万+”要么删文了事,要么在完成流量收割后悄然做了修改或模糊、规避处理。有些充满了嫁接、编造、偷换概念的文章,还用拟人化的狗狗口吻控诉官方“暴行”,戏剧张力十足。凄惨的狗狗被害画面,让一切质疑显得冷血有余、人性不足。越是手段“高明”,这种先传播后改口,骗完流量就脚底抹油的做派,就越是给自媒体抹黑。

其次,是不辨真伪的个人,在此过程中充当了不实传播的中介。一些本身养狗爱狗,或热衷于呼吁保护动物权益的群体,对所谓“城管暴力打狗”“定额捕杀任务”等关键词的截图、推文,一律不加甄别地传播,制造恐慌,客观上煽动了对立情绪。不利于理性交流的达成,更无益于“狗狗友好型”城市的建立。

犬类管理是一个公认的城市治理难题,也是舆论敏感地带,公民在表达时更应诉诸理性,这也是现代公民的重要素养之一。讲故事,让智人区别于其他物种学会合作;而根据想象、不负责地乱讲故事,却在制造新的分裂。社交媒体又能推助故事的传播,爱狗人士越是对存疑事实义愤填膺,越加剧中立者和排斥狗狗者的厌恶。这种随手转,并不是小事,“道德下降的第一迹象是不关心事实。”

第三,官方的回应不系统也不够及时,是导致舆情“跑偏”的又一个重要原因。尽管杭州市城管委表示不会贸然处置狗狗,哪怕不合规的犬只,也会遵照“抱、牵、网、钳、吹”五部工作法,善待犬只、规范捕犬。但在舆情发酵后,没有及时、大力出面澄清网上误导性的视频、图片、文章,回应公众对限制养犬规定条款不合理的质疑有一些滞后 ,以及没有尽可能让整治行动透明化。合格的现代政府,必须学会与公众良性互动,正常执法就该堂堂正正地澄清,把该说的道理说明白。

眼下,不唯杭州,成都也开始整治犬患,国内其他城市也早有行动,全因犬患可大可小。犬患根由在人不在狗,这话着实不假,不管是人心坏了,还是与人有关的制度坏了,狗狗们的境遇都好不起来,顺带着,连人的处境也会变坏。

中华田园犬是否该定性为田园犬之类、几点可以出门遛狗等政策细节分歧,可以求助科学和民主手段寻求共识,然而一个不关心事实、只会动用暴戾情绪互撕的社会,却足以吞噬每个人的自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