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打着“分享经济”之名,也难改传销本质

于平 时评作者

2018年10月9日,成都女大学生李欢向四川警方举报父母从事传销,引起网络热议。就在李欢解救父母的同时,新京报记者也“潜伏”李欢父母加入的“中绿传销”,发现“中绿传销”在“李欢事件”后,为躲避查处,迅速变换窝点,将原本集中居住的传销人员分散到秦皇岛市的各大小区,将“中绿”的名字改为“中国商务商会”,将原本的“众筹模式”变为“分享经济”。

“中绿传销”的应变能力非常强,李欢事件之后,中绿不仅立刻改头换面,还制造出“分享经济”,这一新的洗脑话术。与此同时,入会门槛也大幅度降低,把43500元的入门费用降低到一单2900元。但这一切,都难掩其传销的真实意图。

中绿曾经是典型的北派传销组织,采用暴力手段来控制人身自由。但是“北派传销”近几年作恶多端,屡屡被媒体曝光,逐渐走向式微。于是中绿改用新兴的“南派传销”模式。和之前用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北派传销”不同,“南派传销”并不限制人身自由,而是通过登峰造极的洗脑话术,骗取成员的信任。

“南派传销”不仅在洗脑上更胜一筹,其组织之严密,纪律之严苛,也令人叹为观止。例如,中绿严格入会门槛,未满18周岁;当地人;公务员等,一律不收;而且严格控制扰民,绝对不发展本地人,胆敢违反“家法”的人,平台会毫不犹豫地清理门户。这些做法,使得中绿虽然组织规模庞大,却有着出色的隐蔽性,得以逃避外来的打击。

“南派传销”种种特点,使得其蔓延之势更为强劲,查处难度也比以往更大,这对于管理和执法部门是一大挑战。显然,面对传销的“转型升级”,相关的治理思维和措施,同样需要升级。

其中,最为迫切的,就是对“南派传销”手法进行梳理和公开,刷新公众对于传销的认识,让反传销意识进一步深入人心。对于李欢这样自发的民间反传销行动,相关部门要给予充分支持,避免其孤军作战。让民间和政府形成治理合力,才能让传销走出“打而不绝反猖獗”的怪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