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马拉松“症状”集中爆发:敬畏专业少跟风

任然 时评作者

或许没有一项运动能像马拉松一样,在中国发展和普及得如此之快。2011年,中国城市举办的马拉松赛事尚只有22场,而仅仅8年间,截至今年11月2日,中国2018年已举办的马拉松类比赛就达1072场,这可能还不包括那些未注册的各类小型赛事。

在赛事数量井喷的另一面,马拉松乱象也不段被曝出。近期更是堪称集中爆发:11月18日,江苏苏州马拉松赛出现志愿者在终点前冲进跑道,两次强行递国旗给运动员;11月24日,云南昆明晋宁马拉松赛中,一位半马参赛选手在19公里处倒地猝死;11月25日,浙江绍兴马拉松赛上,一名男选手在两度晕厥被救醒的情况下,仍固执要求继续参赛,最终被医生强行拦截送往医院;同一天的广东深圳南山半程马拉松,除了有参赛者套牌,还有大量选手抄近路横穿绿化带……

上述现象说明,赛事乱象,并不仅仅是参赛者不专业,也同时表现为赛事组织管理的滞后。近年来,马拉松赛事在全国遍地开花,赛事组织方和承办城市都投入了极大兴趣。因为相较于其它专业运动会,马拉松参与者多,对专业场地的要求又相对较低,多数城市只要愿意投入,都有机会从中分一杯羹。其背后动机,不仅表现在赛事运营的直接收益上,举办马拉松赛也成了很多城市自我营销的一个重要手段,如不少赛事动辄被冠以“国际”名号。

但是,也正因为赛事数量在短时期内迅速上升,以及主办者添加了太多功利因素,导致赛事的组织专业性很难得到足够保障。像在赛道上直接给选手递国旗就明显违背了世界田联的有关规定,但组织方为了“仪式感”需要仍不畏争议继续坚持;此外,还有一些赛事片面追求参与人数,在报名资格的筛选上往往徒有形式,既不顾自身的管理能力,也忽视对选手身体风险的排除,这为赛事补给不足、管理混乱乃至安全事件多发预留了伏笔。

事实上,由于参与人数众多,从赛前报名到赛中服务、管理,马拉松赛事的举办都有着较高的专业度。如赛事医疗保障方面,此前媒体报道,东京马拉松有一个常设的应急医疗工作委员会,该委员会从上一届比赛结束之后就开始准备,用一整年去完善整个救援系统。相比之下,国内很多马拉松赛事赛前一个月才开始准备搭建医疗保障团队。其中的差距和隐藏的风险,可想而知。

除了赛事运营的专业性跟不上赛事数量的上涨步伐,社会马拉松文化的发育同样滞后于参与人数的暴涨。有说法称,长跑已成为中产阶层的新宗教,其潜台词不仅是指参与长跑的人数众多,也间接透露出,不少人对于参与马拉松更多只是一种非理性的跟风,或是对潮流、时尚的追求。甚至如网友所言,很多人是为了赶时髦、凑热闹,“其实就是为了发个朋友圈,有没有成绩都不重要。”

在上述参与心理的驱动下,马拉松背后的专业性、规则意识以及体育文化,自然就被推到一个相对靠后的位置。所以,这些年马拉松套牌乱象,以及像这次深圳马拉松出现抄近道的现象屡有出现。同时,猝死现象高发,也暴露了部分参与者对于马拉松运动本身的风险一面认知不足,变成了为参与而参与。

任何运动和赛事都有其内在的规律和专业门槛。没有对专业的敬畏,最终可能会导致赛事主办和参与的成本乃至风险大大提升。当然,换个角度看,马拉松赛事的继续扩张是大势所趋。号称历史最悠久的美国波士顿马拉松,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无论是赛事主办经验,还是社会马拉松文化的发育,都经历了一个较长时间的积淀。中国马拉松在短短十来年间急速扩张,自然会产生诸多不足,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乱象会得到更好的规范。但是,无论发展到哪一阶段,对主办城市和参与者个人而言,敬畏专业,量力而行,少跟风,都是应该坚持的原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